Rayna远远

别的不说,只谈爱情。

水族馆的Parky如是说 4


几个人跟着梦梦姐学了几个简单的手势,新奇的不行,乐呵呵的用小鱼勾引我们做那些基础动作,这种没什么技术含量还能骗到小鱼的事,我们当然是乐意做的。看这些鱼唇的人类没见过市面的样子也真是好笑。不过……你们把鱼桶拽过来不行吗,跟往返跑游戏一样一趟一趟跑的傻颠颠的,我看着你们也是觉得real累。
趁着傻大个跑去拿鱼的空闲,我往男神怀里拱了拱,他环住我摸摸我的头。
男神还是爱我的,我咪咪眼睛,那再抱……
男神你别看他了你看看我吧行吗。生无可恋脸。
“你把手这样举起来,喊他。”Park很认真的教傻大个。
“Parky。”秧歌同学人高马大,做起这个动作倒是有模有样,不过谁要理你啊,我扭头想要游开。
“Parky。”男神看似温柔实则严厉的喊我,好嘛好嘛。
我挺起身子往上抬起,点了一下他的手心。
他又在空中画了两个圈,我看了眼Park男神,他笑着冲我扬了扬手里的小鱼,我转了两个圈。
“孙杨很厉害呢。”Park给了我小鱼。
“Parky才厉害,来,奖励你一个大的。”孙杨挑了条最大的小鱼抛给我。
孙杨才是他的名字吗?总感觉有点耳熟。我偏头看他,小孩子一样受宠若惊的表情,Park则在一边笑得很开心。
旁边一阵惊呼声,Cindy这家伙就是爱出风头。
我们是白鲸好吧,海洋动物啊,没事干总喜欢往岸上跑还总拿这个博关注就不好了吧。我撇撇嘴,看那几个女生围着趴到岸上的Cindy大呼小叫,你们看着点后面的鱼桶好不好她在偷吃诶。
“她在偷吃鱼啊哈哈哈。上岸来吃鱼吗小家伙。”终于发现了啊你们,不过对着比你还高的Cindy你是怎么喊出小家伙的啊妹子,还不快点制止她,给我省点啊喂,“我的Cindy真厉害。”
“Coco就不太爱理我。”长发女生有点失落的样子。
“没有了。”
真,厉害。哪里厉害啊偷吃也厉害吗呜呜,我的鱼。
“我们Parky也会。”孙杨别过头跟那两个女生炫耀,“来Parky来做一个。”
我当然会,不过这种事有什么好做的啊切。
“他不太喜欢,平时也不太做。”Park男神看看我。
“哦。”孙杨同学“可是他刚才不是上来了。我腿还有点疼呢。嘿嘿。”你腿还疼刚才往返跑拿小鱼还跑那么快,哎这个人又往我男神身上凑了,你们说他讨不讨厌。懒得理他。
岸上的人开始说话。
一有小鱼大家就集中过来,看一看大概喂完小鱼,自然就散了。
Cindy晃晃悠悠的沉浸在被温柔妹子亲了又亲的喜悦中,被我一尾巴甩的不知所措。
“你干嘛嘛。”
“刚才他们说选,选什么啊。”我还没搞懂状况呢,吃完小鱼,当然就记起来要问。
“我听梦梦姐跟我说了,他们是明星,好像是来拍个什么节目,选搭档嘛,就像你和Park男神,我跟梦梦姐这样,会一起训练吧。”
“不是新来的驯养员啊。我们要上电视?”
“好像是这样,真可惜,只待几天就走,选了你的那个帅哥还挺好看的,梦雪姐也好温柔好温柔。”Cindy呼吸孔里好像冒出了粉红色的泡泡,是我的错觉吧还是水太脏了啊。
她就这么荡漾着游走了。
只待几天啊,那那个叫孙杨的傻大个应该抢不走我的男神的,嗯。

水族馆的parky如是说 3

1 2

Park只是冲我笑了笑,就冲梦梦姐他们走过去了。

见了面不给条小鱼就算了,居然都不怎么理我,你不能仗着你是男神就这样啊Park。

我有点点郁闷,男神你不安慰下我吗。

结果一回头……

哎哎哎那个秧歌,你别那么看着我男神行吗,我刚才还给了你个安慰的亲亲,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回个头你就对着我男神傻笑开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真是。

两个人在说话,那个傻大个不知道说了什么,我Park男神笑得比往常还要温柔。我往那边游了游,使劲往上一拱,滑到岸上,准确的撞上了那个傻大个,穿过了正在说话的两个人。

“哎呦。”傻大个跌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样子有点好笑。男神和梦梦姐都很紧张的去扶他,那个长头发的女生也想扶他,被笑得正开心的短发女生拉住了。

“杨哥身体好,摔一下没事的,你急急忙忙的这地这么滑再摔着。”就是嘛,他看起来那么高高壮壮的……

等下,现在抱着我男神不撒手的不是傻大个还能是谁。你就摔了一下半个人倚在我男神身上有点过分了吧你。我我我我我,我是想分开你们两个,居然帮了那个傻大个,刚见面就跟我男神身体接触……

“Parky!你干嘛,今天这么皮。”男神居然凶我,还瞪我,嘤嘤嘤。我想叫一声反驳他,不过看他难得那么凶的样子,叫到一半声音就弱了下来,灰溜溜的滑回水里。

Cindy!你不要带着大家在那边笑!我有样学样的瞪他们。

“没事了,我就摔了一小下。”秧歌同学你就摔了一小下能不靠着我男神了吗,“再说了,他肯跟我闹也说明他挺喜欢我的嘛,他肯定也是不小心的。”哼唧。

“是了,他平时挺乖,就是粘人了点,一般不这样闹的,应该是也挺喜欢你。”男神夸我乖来着诶,嘿嘿,不过我很有原则只粘你的,男神。至于那个傻大个,本来我是挺喜欢他的,可是他看你的眼神总让我觉得有点不舒服……

“那我就选它吧。”傻大个指指我,回头看着梦梦姐。

等会,选我,选我干嘛。诶诶诶,他们几个说得很高兴,完全没人理我。

选我干嘛啊,我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

不过,我看见他们几个人都去后面的小桶里拿了小鱼,吃这种事当然要积极一点对不对。我赶紧游过去。

“一下子就吸进去了呀。”那个长头发的女生看起来也很温柔。我吃完她手里的小鱼,给了她一个亲亲。

女孩子脸红的样子也是狠可爱呢……

不不不。她旁边那个女生脸也有点红,现在看起来……有点生气的样子。

我赶紧躲到水里,顺便凶狠的抢走了傻大个手里的小鱼。

“小吃货。”男神拍了拍我的头。

什么吃货嘛,对美食,一定是要保有一颗热爱的心。嘻嘻。

 

 

学霸怎么也谈恋爱了

1
    A班的孙杨喜欢隔壁国际班的朴泰桓,是整个Y中人尽皆知的事。
    毕竟他光明正大地做了所有迷弟该做的事情。
    比如总是站在人家班门口偷看啊,好吧其实那直勾勾的眼神和偷看也没什么关系。没事干就四处打听他的消息和喜好啊,原来Park一次能吃160个寿司?然后经常去朴泰桓喜欢去的那家学校门口最大的寿司店求偶遇啊,吃到老板都认识他了。听说park报了游泳小组也利落得去要了张申请表来。虽然没被分在一个组,但是在更衣室遇见之后总是故作若无其事又很殷勤的打招呼,有时候过于炙热的眼神让一向淡定的朴泰桓都有点不舒服。之后有一次太激动在还没很熟悉的时候,突然让他妈去买了个蛋糕送到学校门口,捧个大蛋糕去给人家庆了个生,搞得人家同学班主任一脸懵。
    然后大家都知道孙杨是朴泰桓的迷弟了,朴泰桓也知道了,一来二去,慢慢的认识然后熟悉,有时候还能英语韩语中文手语轮番上地聊上几句。
    “下雪了啊,那我今天不回去吃饭了。”孙杨趴在走廊的窗户往外看了一眼,不自觉就开始往隔壁国际班里瞟。
    “Park,Park……Park!”他在门口喊他,“你有事吗?出来陪我聊聊天吧。”
    朴泰桓看了他一眼,就放下手里的书走出来。
    “你今天,没回去吃饭?”朴泰桓说中文的语气比韩语还要温软一些,因为没有那么熟练,所以说的比较慢,认真的样子很可爱,看的孙杨不自觉微笑起来。
    “没,太冷了,懒得动。”他往暖气边上一靠,两米的人像个小朋友。
    “哦……”朴泰桓看了看窗户外面。
    “你不去食堂吃饭?”孙杨怕风吹到他,特意把窗户关了。
    “不去了,吃了点面包,正好拿了本书,就想看看。”
    “哦哦。”孙杨眼珠转了转,找点什么说呢, “你们班那个澳大利亚转学生这两天怎么不见了。”
    “违反校规校纪,被赶回家了。”他笑笑。
    “最近被赶回家的好多啊,我们隔壁宿舍有个人抽烟被抓了。前天还有个因为笔被拆了闹着玩结果真打起来还动了刀子的。真是出格。”孙杨掰着手指数,发出啧啧的声音。
    “谁还没干过点出格的事,我还染过发呢。”朴泰桓说着自己就笑起来。
    “我看过张照片,就是你染着红头发,别人发给我的,我当时也想染,不过想着,我要是染了,还染个红色,老董可能要开除我吧,学校还要不要呆了。”孙杨挠挠头。
    “你还怕被开除?你上次被抓和学姐早恋那事你倒是不怕。”朴泰桓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雪花,没什么表情。
    “别提了……当时我有点后怕,想着我好不容易考进来,万一被开除……幸好只是留校察看。”他吐了吐舌头,有点可爱。
    “好不容易?你可是拿了好几科的年级第一啊。”微微激动的语气掺了几个韩语词,孙杨听得发笑。
    “我初中一开始学习不好,后来努努力进了Y中,然后就想,好不容易进来了,好好学呗。”他做作地叹了口气,“你是没见我刷题刷到凌晨三点,每天每科五套卷子的时候,那时候我书上的笔记一个人顶别人七个人的,密密麻麻,现在看着都害怕。”
    “哎西,这么夸张。”
    “你还说我呢,论学霸,你才是学霸呢。你可是我偶像和榜样。”
    “……以前是,现在。别总说那些话了。”
    “哎,那事,你别放在心上。大家都知道是误会,你哪能作弊。”
    “嗯……”外面的雪更大了。
为什么突然写这个,我同桌,大学霸,被误会作弊,之后几次成绩都一掉再掉,班主任找了个由头,把她弄去了b班,希望她也能跟桓桓一样东山再起,回我们班。

南海有鲛人4

4
    孙杨幼时曾随母亲去外祖家,外祖家在南浦,临着南海。
    家里有不少同他年纪相仿的其他兄弟姊妹,夜晚乘凉,外祖母就坐在一把手工很细的大竹椅上,给他们讲故事,说南海水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
    有个妹妹说,那可不就是长着鱼尾的怪物吗?多吓人啊。外祖母摸摸她的头,说鲛人性情很温顺。
    孙杨低着头想,有鱼尾巴,可以在海里和大船赛跑吧,一听起来就是很厉害的事。
    我要学会凫水,去和鲛人做朋友!外祖母只是笑。
    孙杨可没把这当玩笑话,次日清晨,洗漱完,他躲开出去倒水的侍女,就自己跑去了海边。
    少爷丢了,这可是大事,急坏了一家人。午时有个渔民将他送回来,说是今天归航时,在沙滩上看见个人躺在那里,近了一看,才发现是小少爷,就把他送回来了。
    那人得了一袋金子,千恩万谢的走了。孙母吓得不轻,赶紧让人把孙杨抱进房间里,请了大夫,说只是溺水,没有大碍。
    灌了一碗药,傍晚才苏醒,有点咳嗽,问发生了什么,只说不知道了。
    外祖母带他去庙里还愿,念叨了一通,说是谢谢海神保佑将孩子送回来。好半天才起身,将香递给僧人。
    海神是什么?孙杨拉拉她的手。
    海神就是海之子,他能保佑渔民们出海时免受风浪,能保佑人们平安。外祖母正说着,有个人走过来,拿着一片叶子蘸了蘸瓶里的水,点在他额头正中。
    咳嗽没两天就好了,孙杨还是很想去海边,但是孙母怎么都不让了,孙杨求了母亲半天,才在一群侍女的簇拥下去了海滩。有侍女捡了一捧贝壳来逗他开心,孙杨看着海里玩闹的男孩子们,还是闷闷不乐。
    我也想跟他们一起玩。
    那可不行,这些孩子都是渔家的孩子,从生下来就长在海边,水性好的像条鱼,你不行,你要是过去了,出了点事情,你父亲可会跟我没完。
    孙杨赌气,趁外祖母不注意挣脱开她的手,往海边跑,正一个浪打过来,将他卷了进去,孙母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忙往海边跑。有侍女惊叫起来,少爷居然会凫水!

南海有鲛人


     “父亲。”孙杨行礼落座,有侍女捧上锦帕。
      “没有休息好吗?”孙夫人关切地问,“看你眼下乌青。”
     “是,昨夜看书看的有些晚了。”孙杨咽下一口茶水,摸了摸鼻尖。
      “年轻人嘛,就是该努力的时候。”孙父很严肃的说,看到夫人责怪的眼神,又马上改口,“还是要多注意保养身体。”孙杨应了,看着碗上的暗纹,默默的叹了口气。
      他精神不太好,一顿饭食不知味。
     他昨天晚上的确温书温到很晚,但是不同于平常,入睡后,他陷入了一个很漫长的梦中。那个梦很奇怪,孙杨感觉自己被水包围,四周都是温凉的水,白茫茫一片。他模糊地看见远处,好像有闪烁着的蓝色光点,慢慢靠近,然后他嗅到一股微咸的很干净的气息,好像有什么东西拖着他慢慢浮出水面,他接触到阳光,干燥温暖,泥土的气息和青草的芳香让他好像又慢慢堕入很深的眩晕中。
      反反复复。每一次梦里的醒来,他嘴里都好像有一种咸咸苦苦的味道。真正醒来时,天已大亮,他却像一夜没睡似的。
      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他没在意,只是个梦而已,做梦不奇怪,做个怪异的梦也没那么奇怪。
      但一个人如果连着好久都做同一个奇怪的梦,这就有点奇怪了。
      “突然来访,还请韩公子见谅。”孙杨递了名帖给小厮,再迎出来的就是韩永思了。
      “突然来访,还望你莫见怪。”
      “不会不会。”韩永思摆摆手,将他迎进了书房。
      “是这样,家母生辰近了,外祖家是南浦那一带的,家母自小喜爱珍珠,我便想为她寻些珍品以表心意。”他咳了两声,“但是派人去南浦那边也没有寻到好的。韩兄的父亲上次不是进献了一箱上好的南珠……”
      “这,这……”
      看着他慌张的样子孙杨理了理袖角:“自然,贡品级别的难寻,次一点的也好,我只是想来问问韩兄,这珍珠的来路。”
      韩永思擦了擦鬓角的汗,眼神有点飘:“这……这……这是无意得到,无意,怕是也不好再寻。不好寻。”
      “我想再寻寻,还请韩兄好心告知。至少让我试一试。”其实孙杨只是觉得自己的梦大概跟韩府有关,为了来韩府,才随便想了个理由,不过看着韩永思的样子,他突然起了顽劣的性子。
      韩永思咽了两口茶水,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只说不好再寻了。
      孙杨看着他觉得好笑:“那这样啊,那就不为难韩兄了。对了,上次来也没见识下,韩兄可否带着我在府里转转,听得韩府的花园也是雅致。”
      “这……啊,可以,可以。”

是这样的,我们语文老师今天找我。
你能不能别每次写议论文都写孙杨。
啊?不能写吗?
不是不能写,你也不能从开学到现在每一篇都写啊。
孙杨不是公众人物吗。
是啊……
我每次的立意跟孙杨都很合适啊。
可是你说每次我批你作文都是孙杨孙杨和那个韩国那个……
朴泰桓。
对,你不能每次都写啊……
我每次写的都不一样啊……
(下次我还会写的😂除了我爱孙朴,还因为我真的懒得背素材啊)
就这样吧。
昨天不开心的事到今天就已经没那么不开心了。
觉得最近自己的小抑郁有一点好转。
明天肯定是要变天了,我的腰疼的没治了还有右腿。
奉劝看到这里的尤其是姑娘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不要作自己的身体,我简直血泪的教训。
明天还有考试天啊。
红围巾cp也是很可爱呢。
希望今天晚上能睡着。
失眠快走开。

水族馆的Parky如是说

晚安啦宝宝们。今天好像都在搞事情,我好累啊希望今天可以睡着。
有点短……下一次尽量长一点。
    他们没走,我刚转了个身往回游,就看到大家都往另一边游,探出水面看看,原来是他们穿过后台走到训练场那边去了。
    Cindy的驯养员艾梦梦还是站在他们身边,开始喊我们的名字。
    大家见到新人都挺开心的,觉得很新奇,不过也都有点防备,不敢游到近处。Cindy胆子最大,再加上梦梦姐在,她第一个游了过去。
    “亲亲,亲亲。”我听见那个扎着马尾的女生冲着Cindy说。
    “Cindy,Cindy。”看Cindy没反应,梦梦姐拍了拍手。Cindy张了下嘴,那个头发稍短一些比较高的女生就一副受不了了要被萌死了的表情,其实……
    Cindy没在卖萌了,她只是刚刚忙着看帅哥,没听到那个女生说话,梦梦姐又突然叫她,所以她不知道该干嘛而已。
    说到那个男生……
    长得还真是挺好的,而且这么一看真的好高啊,学Cindy张嘴的样子可爱的像个小朋友,最多三岁,不能再多了。
    Cindy看见帅帅的男生在学她,害羞的沉入水中,起来的时候又特别害羞地恶作剧喷了他一身水。
    那个男生现在的表情大概就叫做生无可恋吧,人类,不要这么脆弱嘛。
    “哈哈哈杨哥你这样子好傻。”那个头发稍短的女生你笑的有点夸张了。
    “傅园慧!”那男生伸手想抓她,她特别迅速的躲到另一个女生身后去了。
    “孙,孙杨……傅园慧你别闹了啊,听驯养员讲话了!”我觉得这个女生应该是另一个女生的驯养员吧,毕竟她好像很听她话的样子,她一说话,她一下子就变乖巧了,像是Coco的驯养员对她说话的样子。
    “Parky,Parky,这是Parky,最帅的一只。”对没错我是最帅的,我特地挺了挺身子露了个面,才游过去,然后看了看我面前的那个叫“秧歌”……这大概是种运动吧为什么有人会起这种名字的男生,心疼他。
    他正好俯下身子来看我,于是我使出了我的看家本领亲亲技能。安慰一下你好了,毕竟不仅名字奇怪今天还被Cindy淋成了落汤鸡。我不仅帅哦,我还是暖男有没有。
    好了我知道我很帅,你不用这么受宠若惊的“秧歌”同学……
    耶耶耶!他给了我一条小鱼!
    开心,我在水里花式翻腾了一下,给你们展示一下我的仰泳,我尾巴摆的多标准。再来个……
    咦我的驯养员来了!
    我转了个身冲他游过去,也给了我的park男神一个亲亲,看着我park温柔的笑,心情都好了起来,parkpark,我今天可以多吃一条小鱼吗。

婚礼进行时(我没有重复发我改了改的)

婚礼进行时
(改了以后还是跟梦中的婚礼对不上,没关系那个写的就是个梦,现实接新娘怎么可能几个红包就过嘛,藏鞋在梦中的婚礼写了这里我就懒得写了,同理接新娘的路上)
      朴先生被姐姐叫起来的时候是懵的,闹钟上显示的是四点多没有错吧……就这么懵着被拽去洗脸刷牙化了妆,才清醒一点——今天是婚礼,婚礼诶……
      然后他看着镜子,突然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第一次这么希望孙杨就在自己身边。
      遵守职业习惯的化妆师忘记了一件事,朴先生是男的,他不需要假睫毛,也不需要水钻头冠和一层又一层的粉底和眼影。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化完妆,朴先生有点困,但又睡不着也不能睡,离孙杨来接他的时间又有点久,只能无所事事。
      他很仔细的整理了一遍衣服,衬衫领子要掖好,西装要平整,头发不能乱,口袋里的粉色手帕再叠一遍,玫瑰花也仔仔细细的别好。然后……他想着还是下楼转转吧,绕了一圈,大家都在忙,婚礼主管吆喝着这个喜字挂低了那边花环挂高了。也打扮好化了淡妆穿着白纱裙的小侄女扑过来要一个抱抱,他姐姐赶忙跑过来:“泰熙,先别动舅舅,舅舅穿的是白西装!”泰熙嘟着嘴有点不开心,搅了搅篮子里的花瓣,跑到一边的喜糖盒里抓了几块喜糖搅进去,准备一会偷偷打抢走舅舅的“坏人”孙杨叔叔。
      旁边的帮忙的可不知道,还在想,这韩国小姑娘当花童还很有天分。(我们这边说花童撒的花瓣里一定要有糖块,寓意反正是跟甜蜜有关,被甜蜜砸中之类的。)
      他是新郎,当然,半个新娘,所以楼下并没有他可以做的事情,塞了几个水饺就被姐姐赶上楼了。
      新娘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会想着什么,尤其是坐在新房的床上。
      当然是想床头婚纱照上笑的傻兮兮的另一位男主角,想这个马上就要来到自己身边,以后和自己睡这张床住这个房子一起生活的人。想他们过去的种种经历,现在马上就要来到面前的婚礼,和以后的以后,那个叫做未来的东西,虽然很俗套但是很现实啊。
      回忆里的孙杨,总是傻兮兮又很坚定的样子呢,哎西……
      朴先生明白自己对孙杨的感情,比孙杨意识到自己不仅仅只是崇拜朴先生把他当偶像早很多。但是朴先生的分寸和控制力惊人,所以当然还是孙杨追的朴先生。
      然而一开始,朴先生是拒绝的。
      装傻了那么多年,肯定是有原因的啊。如果真的在一起,要面对太多艰难险阻,他很清楚。对于他们来说,拥有彼此,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然而等到这个傻大个一点一点攻陷他,在那条深夜的街道突然求婚的时候朴先生才发现,舍弃比拥有难多了。
      然后,居然就要结婚了。
      就要和他拥有以后很长的未来、可以光明正大挽着手接受大家的祝福,然后就这么走完一生,相互扶持,互不辜负,只要想一想彼此,就会很开心。
      无论怎么看怎么想,都真的是好幸福的事情啊。朴先生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然而他那几个不识趣的伴郎冲了进来。
      “泰桓啊,你听没听过中国的婚俗啊。”朴先生看着他们眼放绿光。
      “什么婚俗……”话还没落几个人就冲上来把他鞋脱了,他反抗无力,一脸不解,“别捣乱哪。”
      “不要告诉他藏在哪里哦。”几个人笑的格外灿烂,“哪能这么容易就把我们泰桓嫁出去。嫁给那个混小子。”
      于是朴泰桓就只能坐在床上,听着钟表滴滴答答的转,咬着嘴唇不知所措。
      所以他当然不知道孙杨在门外经历了什么。
      孙杨到的也很早,在车里坐了一会怎么也坐不住了,他对着说话的那朵玫瑰花都被他揪秃了。
      三个伴郎只好整理完他的形象陪他进了门。
      孙杨拿着捧花乐滋滋的穿过人群,摸了摸向他撒来花瓣的泰熙的小脑袋。
      泰熙:为什么糖块总是打偏呢。
      好不容易挤到了朴先生门前,那几个韩国伴郎叽里咕噜一通韩语,反正就是不让进。
      “时间还早嘛,中国结婚不是有很多规矩嘛,堵门游戏啊,我们来玩玩吧。”孙杨看着翻译的脸,心想你不用把语气词一起翻译出来的。
      “好吧好吧。”孙杨摊摊手,把捧花放到一边的桌子上,“要做什么。”
      “팔굽혀펴기。”没等翻译翻译出这句话,大家看着贤胜哥用手撑了几下的动作就瞬间明白了,这是要做俯卧撑啊。
      李广源徐嘉余他们在后面嘿嘿的笑,也起哄让杨哥快做,然而……
      “他们说,你们也要做。”翻译姐姐指指他们,笑的比他们两个开心多了。
      “不是,什么我们……”孙杨一个眼刀飞过来,两个人只好默默趴下。
      “要做标准的哦。”被从小麦身边拉回来的宁泽涛也被要求做俯卧撑。
      “杨哥……这是……要做……多少啊……”看着游泳队的运动员都觉得有点吃不消,姐姐赶紧上来圆场,要是把新郎累死了一会谁结婚啊。
      几个人如获大赦的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贤胜哥端了个托盘走过来。
      人间还是有真情的,徐嘉余拿起一杯就往嘴里倒。
      噗!不是可乐吗?醋?!
      “不许吐哦,你自己选的,要全喝完,一杯。”贤胜哥坏笑着让翻译姐姐翻译给他。
      这次孙杨的眼刀在他抱怨之前就已经打过来了。
      好吧好吧……为了杨哥……杨哥你以后可要少加一点训练量啊……
      看着徐嘉余视死如归的样子,宁泽涛和李广源不敢动了。
      “咳咳,快选啊。”孙杨咳个没完,还不忘回头瞪宁泽涛他们两个。
      “杨哥,你选到了什么啊。”李广源憋住笑问他。
      “……酱油。”生无可恋,“加了芥末。”
      不能笑,不然会被杨哥打死的。李广源跟默念心经一样努力让自己憋住。
      “宁,宁,选第二杯,是可乐……”小麦很小声的提醒宁泽涛。
      “小麦你不能透题啊!”李广源表示不服气,有媳妇当内应了不起咯。
      “李广源你快选吧,话这么多,自己不选。”宁泽涛一脸幸灾乐祸,“……媳妇,你确定这是可乐。”
      “我说的是左边数第二杯……”小麦觉得自己很无辜。
      这下没人能阻止李广源笑了,可是,喝可乐笑,真的会呛到的。
      “小麦……刚刚我喝的是什么啊。”宁泽涛喝着小麦端过来的水,还是有点想吐。
      “醋加可乐加酱油加果汁加料酒加味精加……”宁泽涛看着板着手指认真数数的小麦心里有点难过。
      “好了,接下来,新郎,你知道新娘……啊不,新郎的生日吗。”
      “九月二十七啊。”孙杨可是朴先生头号迷弟。
       “所以,这里有27根彩线,你要把它们都理清楚,然后在红线上穿过九根针。”翻译姐姐跟着磕巴的伴郎停顿了一下,“还要边解边唱歌。”
      这个过程没有伴郎嘲笑他杨哥,因为他们也有任务,要在27秒之内喝完一罐果汁,本来说是汽水,不过一会婚礼上伴郎都在打嗝这个场面就不是很美了。
      27秒内喝不完怎么办啊,重喝啊。直到新郎穿完针。
      徐嘉余等人:本来以为只是来帮忙,当个伴郎看个热闹起起哄祝福一下,结果……
    朴先生听着门外很热闹,又不能出去,只能望眼欲穿。不过孙杨唱歌还真的是挺好听的……为什么我总是一大声就破音呢……
    朴先生继续胡思乱想,直到,门被推开。
      真好。
      只要看到你,就会莫名心安下来,真好。
      孙杨在朴先生面前付出了8个红包,完成了最后的找鞋环节。
      这次没有伴郎帮他,贤胜哥他们也没打算再为难那几个瘫在沙发上的伴郎。
      甲鱼:杨哥太不容易了……抱得美人归真是太不容易了……
       李广源:要死了要死了真是要死了……
      宁泽涛:啊有小麦给擦汗……
      别问我为什么有个行走的荷尔蒙画风不一样。
      单身狗跟恩爱狗的画风不会一样的。
      就像床上亲上的那两个……
      哎哎哎怎么突然就亲上了。徐嘉余他们表示没眼看。
      朴先生也晕晕乎乎的。
      挎着父亲的手走向孙杨的时候,朴先生想起刚刚和孙杨牵着手下楼走上婚车,十指相扣的感觉,有种安稳的踏实感。他一直是一个没太有安全感很敏感的人,而在孙杨身边的时候,好像就会很安心。
      婚礼的全程朴先生也还是很紧张,听着司仪讲话,爸妈讲话,手心里都是细密的汗。
      切蛋糕的时候,就像又回到了仁川亚运会那年,朴先生脸上的奶油和孙大白啃秃了的中指,在今天也是很配。
      只是,多了一个缱绻的吻。
      孙杨为他带上戒指之后特别孩子气的说:“终于把你套住了,以后都不会离开了吧。”
      看着眼前人,朴先生终于红着脸很轻的说了一句:“不离开。永远都不会离开了。”语气很认真。
      甜言蜜语是很容易的事,只有陪伴才是最珍贵的承诺,早晨的早安吻和夜晚的晚安拥抱,敌得过一切情话。
      孙大白把自家媳妇搂到怀里,用现在唯一记得的韩语念他名字,一遍一遍。虽然,发音还是有点怪怪的吧。朴先生眼眶有点酸。孙杨总是说,他最喜欢朴先生,朴先生的名字也喜欢,笑容也喜欢,什么都好喜欢啊。
      其实……我也喜欢你呐。并不比你差,虽然现在可能不像以前,游不过你了,但是喜欢你的心情,不想输给你。
      就来比一比吧。
      永远的竞争对手。
      라이벌 아니야
      当然,朴先生敢在孙大白耳边用这种语气说话,就要做好准备……
      承担一些后果。
    “쑨양 라이벌 아니야  그 는 나 쁜 놈”
(表示洞房花烛夜写了但是好羞耻又删掉了)
(晚一点应该会更南海有鲛人和Parky如是说,如果我上完课还没有累死的话)

婚礼进行时


      朴先生四点多被叫起来的时候是懵的,懵着被拽去洗脸刷牙化了妆,才清醒一点——今天是婚礼,婚礼诶……
      然后他看着镜子,突然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第一次这么希望孙杨就在自己身边。
      然而遵守职业习惯的化妆师忘记了一件事,朴先生是男的,他也不需要假睫毛头冠和一层又一层的粉底和眼影。所以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化完妆,朴先生有点困,但又睡不着也不能睡,离孙杨来接他的时间又有点久,只能无所事事。
      他很仔细的整理了一遍衣服,衬衫领子要掖好,西装要平整,头发不能乱,口袋里的粉色手帕再叠一遍,玫瑰花也仔仔细细的别好。下楼绕了一圈,也打扮好化了淡妆穿着白纱裙的小侄女扑过来要一个抱抱,他姐姐赶忙跑过来:“泰熙,先别动舅舅,舅舅穿的是白西装!”泰熙嘟着嘴有点不开心,搅了搅篮子里的花瓣,跑到一边的喜糖盒里抓了几块喜糖搅进去,准备打抢走舅舅的“坏人”。
      旁边的帮忙的可不知道,还在想,这韩国小姑娘当花童还很有天分。(我们这边说花童撒的花瓣里一定要有糖块,寓意反正是跟甜蜜有关。)
      他是新郎,当然,半个新娘,所以楼下并没有他可以做的事情,塞了几个水饺就被姐姐赶上楼了。
     新娘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会想着什么,尤其是坐在新房的床上。
      当然是想床头婚纱照上笑的傻兮兮的另一位男主角,想这个马上就要来到自己身边,以后和自己睡这张床住这个房子一起生活的人。想他们过去的经历,现在马上就要来到面前的婚礼,和以后的以后,那个叫做未来的东西,虽然很俗套但是很现实啊。
      朴先生明白自己对孙杨的感情,比孙杨意识到自己不仅仅只是崇拜朴先生把他当偶像早很多。但是朴先生的分寸和控制力惊人,所以当然还是孙杨追的朴先生。
      然而一开始,朴先生是拒绝的。
      装傻了那么多年,肯定是有原因的啊。如果真的在一起,要面对太多艰难险阻了。拥有彼此,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然而这个傻大个一点一点攻陷他,等他突然求婚的时候朴先生才发现,舍弃比拥有难多了。
      然后,居然就要结婚了。
      就要和他拥有以后很长的未来、可以光明正大挽着手接受大家的祝福,然后就这么走完一生,相互扶持,互不辜负,只要想一想彼此,就会很开心。
      无论怎么看怎么想,都真的是好幸福的事情啊。朴先生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然而他那几个不识趣的伴郎冲了进来。
      “泰桓啊,你听没听过中国的婚俗啊。”朴先生看着他们眼放绿光。
      “什么婚俗……”话还没落几个人就冲上来把他鞋脱了,他反抗无力,一脸不解,“别捣乱哪。”
      “不要告诉他藏在哪里哦。”几个人笑的格外灿烂,“哪能这么容易就把我们泰桓嫁出去。嫁给那个混小子。”
      于是朴泰桓就只能坐在床上,听着钟表滴滴答答的转,咬着嘴唇不知所措。
      直到,门被推开。
      真好。
      只要看到你,就会莫名心安下来,真好。
      婚礼的全程朴先生也还是很紧张,以至于到最后,他都记不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只记得孙杨为他带上戒指之后特别孩子气的说:“终于把你套住了,以后都不会离开了吧。”
      看着眼前人,朴先生终于红着脸很轻的说了一句:“不离开。永远都不会离开了。”语气很认真。
      甜言蜜语是很容易的事,只有陪伴才是最珍贵的承诺,早晨的早安吻和夜晚的晚安拥抱,敌得过一切情话。
      孙大白把自家媳妇搂到怀里,用现在唯一记得的韩语念他名字,一遍一遍。虽然,发音还是有点怪怪的吧。朴先生眼眶有点酸。孙杨总是说,他最喜欢朴先生,朴先生的名字也喜欢,笑容也喜欢,什么都好喜欢啊。
      其实……我也喜欢你呐。并不比你差,虽然现在可能不像以前,游不过你了,但是喜欢你的心情,不想输给你。
      就来比一比吧。
      永远的竞争对手。
      아니 경쟁자 들.(不是竞争者)
不知道为什么好喜欢桓桓掰着手指说不是竞争者的语气啊。
这是跟之前孙杨视角婚礼一起写的,当时写了一半,现在已经记不起来当时想怎么写了。然后又吃了好大一只螃蟹好难受啊现在,匆匆写完,基本烂尾。。。我去睡一会。
其实还有一个版本的婚礼(我好喜欢写婚礼啊。。。)是朴先生结婚孙杨参加的样子。不过这个好多人写了在犹豫还写吗。

水族馆的Parky如是说

这是好久之前的脑洞了,终于记起来要写。
奇妙的朋友引出来的脑洞。

      我是Parky,我是一只白鲸,住在海洋王国的白鲸剧场里。
      都说了是剧场,肯定是要表演的,虽然我比较圆润,嗯对是圆润不是胖,不是,但我完成表演还是很优雅美丽而且灵活的。
      “白鲸是有着超高智商的海洋动物……”你看他们又在夸我了真是受不了啊,你说嫌弃脸和傲娇(划掉)算不算超高智商的的体现。
      一般结束表演之后,就会有好多小朋友和他们的家长站在玻璃池壁外面,小朋友叽叽喳喳的兴奋样子我还是很喜欢的。可是今天为什么只有三个人?他们穿的好像是海洋世界的工作服……可是我没见过他们诶,新来的嘛。我游过去,用嘴吻碰了碰他们面前的池壁,新人嘛,打个招呼,说不定以后可以多给我条小鱼吃。
      两个女生兴奋的叫起来,唔,有点吵。我听到旁边的男生居然也叫了起来,不过好像跟她们的情感不太一样,那是一声……惊叫。
      “Cindy,你在干什么。”看着那个湿透的男生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游过来的情绪高昂的Cindy,我就知道她又恶作剧了。
      “哎Parky,这个男人好帅啊。”Cindy的眼睛冒出粉红泡泡,我真想翻个白眼给她,不过我记得要绅士。
      那两个女生正在笑他,我往他那边游了游,看他一脸呆住的样子:“也还好吧。”
      Cindy的驯养员走过来了,跟他们三个人说话,Cindy扭来扭去想吸引她的注意力她也没理,气的Cindy游到一边去了,我看了她一眼,再回头时四个人就已经背对我们往外走了。
      别走嘛,给条小鱼咯。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