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na远远

别的不说,只谈爱情。

(原耽)当温开水遇见苏打水

写不出同人就来挖原创的坑,挖坑小能手就是我。
1.我没遇见所有的不平凡,就遇见了你
    开学那天,日头很大,树上的蝉没完没了,一点也没个秋天的样子。
    温博文本以为九点报到,八点来就已经很早了,可是看着离校门还有几百米就堵得严严实实的街道,他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密实的车流中穿梭着搬行李的家长,车根本走不动,温爸爸只好把车往边上一停,大家都下了车。
    “余青,来来来,把褥子被子枕头拿上,小心点别掉了。小李,你拉博文的行李箱,还有这个,暖壶别忘了,扔收纳箱里一起拿着吧。”温妈妈一身利落的黑色套装,冲着后备箱对自己的弟弟和助手吩咐。
    “妈……”我拿点什么吧……可惜他话还没出口,三个人就风风火火的走出去了。
    他爸习以为常,慢悠悠的把车锁上:“我们走吧。”
    越到校门口人越多,整个广场都是来来往往的家长和学生。温博文很艰难的四处看,可是早就看不到李叔叔他们的影子了。一回头,他爸一点也不急,带着标志性的温和微笑,站在校门口,正跟一个认识的人寒暄。
    “赵叔叔。”温博文长得很书生气,眯着眼睛笑起来的样子和他爸如出一辙,温和有礼又不易靠近。
    “呦,博文,是了,你也考上了一中,我都不记得了。”他向后招手,“琪琪,来,博文哥哥,你们小时候还一起玩过,记得吗?”
温博文依旧笑着,只是看到赵叔叔身后那个涂着烈焰红唇的姑娘,嘴角也有点僵。
他记性很好,记得小时候,妈妈忙工作,奶奶身体不好,有时候只好跟着爸爸去医院,一呆一整天,从来不哭不闹,就趴在办公室隔壁休息室的台子上看看书,或者乖乖的站在护士站,那些护士姐姐会给他很好吃的饼干,虽然还很小,他也会帮一点点力所能及的忙,所有人都夸他是个小大人。赵叔叔的女儿跟他同岁,比他小一些,有时候也会来她爸爸这里,就会被托付给他这个稳重的小哥哥照顾。
只是,当年那个穿着小纱裙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女孩,和眼前这个穿着破洞牛仔裤满头铆钉的姑娘,温博文实在是找不到什么重合点。
    “呵呵,小女孩,越长大越不愿意说话了……博文,你和琪琪以后多互相照顾着点啊。”赵明成有点尴尬的笑笑。
    “肯定,博文是个男孩子嘛,让琪琪有事就找他。”
    也就二十分钟吧,温爸爸的手机震了震:“你妈让我们去找她。唔……你分在20班……宿舍在,在2号楼,222宿舍。”
温博文听着这一串2觉得有点头晕。
校园很大,而且布置规划的花俏而不合理,温博文跟他爸绕了好大一圈才找到宿舍楼。222在第二层的最东边,挨着洗漱间,他们从西侧的楼梯上来,穿过整个幽暗狭长的走廊才看到。
    宿舍的门是老旧的木门,刷着颜色奇诡的绿色油漆,上面的把手被人天天摸,磨得很光滑,但是依旧有着难看的锈色。他推开门,走廊没有光,但刚刚粉刷过的墙壁映得里面很光亮,除了飘飞的灰尘,一时什么也看不清。
    “靠门左侧上铺为一号床……下铺二号……我是,八号。”他看着自己的被子放在靠门右侧下铺,又看看门上贴着的纸条,核对过后,心想幸亏不是从右边开始排,不然连床号也是2。
    下意识看向自己的对床,二号床上坐了个看起来痞里痞气的男孩,黑黑壮壮的,一脸不善。他头疼了下,不知怎么突然想起赵叔叔那个女儿来,他不是很喜欢这种看起来不太正经的人,没想到要跟这样人做舍友,想想就很麻烦。
    整个房间只有那个男孩和温博文,他妈妈舅舅都不在,他爸爸在外面打电话,没有进来,与人交际这种事他自小就不那么擅长,找不到话开场,就只能让空气继续安静下去。再看一眼,爸爸也不在门外了,他只好转了转身,在自己床脚坐下。
门晃了下,进来个人。温博文一直低着头,看见进来的男生脚上穿着他一直想买的那双鞋,才抬起头来。
    男生侧脸的轮廓很好看,鼻子很英挺。他正拿纸擦着手上的水,头发有点乱,看见温博文,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笑了笑。
    温博文下意识点了下头:“嗨!”
    “嗨。”男孩的正脸让温博文有点失神,白白净净带着英气,眉毛、嘴唇的弧度都很完美,尤其是那双桃花眼,黑黑亮亮的眼眸,认真地盯着你,看一眼就好像要陷进去。其实他不知道那是不是叫桃花眼,桃花眼是不是不那么圆?杏核眼?眼尾上挑,还是丹凤眼更合适?
    他摇摇头,觉得一定是因为这一串2的诅咒,自己今天真的挺2的,居然觉得一个男生漂亮,还这么正经的思考一个男生的眼睛到底该是哪一种。
男孩在跟床上的男生说话,温博文只好又低下头,刚刚没什么,这会突然觉得有点别扭。好在没一会他妈妈也回来了,跟他抱怨了一句天真热,就开始指挥着他舅舅摆放他扛进来的一个灰色铁橱子。小李叔叔跟在后面,提着两个白色的大袋子,他瞄了一眼,是被罩之类的东西。
“这个是电话卡,记得常往家里打个电话,别让你妈着急,饭卡别丢了,好好吃饭啊。”他爸爸把两张卡递给他,他收到口袋里。
“你爸排了好长的队呢,让他上来陪你非不听。”
随着他们进来的还有一对男女,温博文猜大概也是家长。男的一看就是商人之类的,一身西装,表情严肃,女人很漂亮,那双眼睛尤其美,淡淡的妆让她看起来很年轻,尽管没有笑,但眼角眉梢都可以看出她是个很温柔的人。没多大的宿舍,地上两个大行李箱两个铁橱子,再加上暖壶脸盆还有别的行李,九个人一站,的确有点拥挤了,转身都不容易,还是要收拾东西,温博文和他爸这两个不被他妈允许动手的人就一起被赶到走廊里站着。
他爸不是话多的人,他也不是,于是就只能沉默地站着,刚好能透过刚刚被擦试过的门心玻璃,看见他对面的床上,刚刚跟他打招呼的男生正在帮漂亮的妇人挂蚊帐,两个人很像,那这么说,自己的对床,应该就不是那个黑壮的人……
他突然感到轻松和开心,他告诉自己,这是因为他看起来比较好相处而且很正经。
“文文,好好照顾自己啊。”他妈妈的速度一直值得信赖,他看着自己规规整整的床铺,跟她笑着告别。他看见妈妈的眼睛有点红,那个一向以女强人自居的妈妈,所以他忍住自己的一点难过,想让她更放心一些。
“博文一向是沉稳的。”他舅舅拍拍他,看见自己姐姐被姐夫拉到一边安慰,偷偷塞给温博文两百块钱,“千万别委屈着自己啊。”
“不行舅舅……”温博文想把钱推回去。
“跟我有什么不行的,我先下去找找车。”他舅舅瞪他一眼,转身走了。
“文文,好好跟同学相处啊。”他妈妈也冲他挥挥手,“苏于一看就是好孩子,你们正好住对床,互相照顾着。”
他点了好多遍头,才看着他们都下了楼。
苏于?哪一个鱼呢?这个名字倒是说不出来的配他,听起来很干净的感觉。
回到宿舍时,气氛很不对劲,那个痞里痞气的男生一脸怒气,嘴里骂骂咧咧的,靠在一边的脸盆架上,男人已经走了,妇人正跟那个男生说话,眼圈也是红的。
母亲都是这样吧。温博文不好说什么,又实在觉得尴尬,就蹲在自己的橱子旁边,看里面码放的整整齐齐的牛奶矿泉水,还有他妈妈贴在侧面的便利贴,写着一切东西的摆放位置。字如其人,带着一点凌厉,但看得他心里泛起暖意。
妈妈总是不顾自己身体的加班,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在意点身体……
妇人走的时候,苏于出去送,温博文站起身来,突然发现地上有血。
不多,两滴,新鲜的血液,虽然渗入了水泥的地面,但还是泛着湿润的光泽。
他正纳闷,苏于就回来了,拿着涮好了的拖把。
“……你没事吧。”温博文让开身,没忍住,他从来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老成谨慎比较适合用来形容他,但这次他就是忍不住想要问。
苏于没说话,只是安静地摇摇头。温博文很仔细的端详他,从头到脚看了一个遍,确定没有哪里像是流过血,才放下心来。处理完那一点血迹,苏于仿佛看不见他,把拖把放回原处之后,就抱着书包坐在床上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温博文觉得失神的他就像个漂亮的人偶娃娃,好像一动就要碎掉了,于是他莫名感到很紧张,也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集合的哨声响起,温博文才有勇气开口:“一起走吧,该集合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