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na远远

别的不说,只谈爱情。

你看

奥运会之前就想写,折腾到了现在小爱都结婚了。
第一篇宁爱~
其实这是个系列文,还有獒龙,孙朴,宁麦,张傅的。
写的匆忙凑合看吧。
手机打字真的好累啊可是电脑坏了。
    “妈妈,妈妈,你看,烟花。”俏俏在窗子前面蹦哒着,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
    “嗯,很好看,好了,俏俏,该睡觉了。”张怡宁过来牵她的手,“乖乖睡觉,明天就能看见丁宁阿姨了。”
    “我很喜欢丁宁阿姨……她会给我带什么礼物啊……”俏俏听了之后特别惦记,到了快睡着了还在念叨。
    张怡宁摸摸女儿的小脑袋,关了灯出了门。轻轻合上门,转身就看见他还在沙发上看电脑。
    “在干嘛。”她倒了杯水给他。
    “看新闻。”他抬了抬头,“明天丁宁他们来是吧。”
    “嗯,我明天去看看他们,带着俏俏,你明天自己弄饭吃吧。”张怡宁揉揉眉头,坐在他旁边。
    “没问题,正好我明天也有事。你早点睡吧。”他起身去洗澡,张怡宁看了眼手机,也没应他,等他出来时,人已经睡熟了。
    “宝贝!”丁宁果然没忘记给俏俏的礼物,见了面就扑上来,两个人腻在一起说话,说的特别开心。
    张怡宁打了一圈招呼,就坐在那跟丁宁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
    “小爱这次奥运会表现还不错呢。”丁宁虽然跟她说话,眼睛却紧盯着扑到孔令辉怀里的俏俏。
    张怡宁就嗯了一声。
    “她还提起你呢,说终于活成了你,她都开始让别人球了。”丁宁笑起来,“被晓霞姐打败的时候还在那气,说走了个张魔王,又来了个李魔王。”丁宁模仿的不像,所以才好笑,张怡宁笑起来很好看,像水面上温柔的灯光。
    “姐夫今天没来送你们?”
    “他有事。”她回头看了一眼俏俏,她在那边和大家拍照,“说回来,小爱也快结婚了吧。”
    “不知道,那天还偷偷告诉我们,日本乒乓协会有点阻拦的意思,说怕她退役吧。”丁宁摇摇头,“不过你看了没,最近你们两个的cp可是炒的火热,哈哈。”
    这个张怡宁倒是看到了。
    她还看到了一篇不知道多久之前的采访,是她说和福原爱不熟的。
    不熟啊,是不熟啊,很久没联系了。
    就算是以前,也并不熟悉,小爱应该和楠姐她们更熟啊,自己一直和丁宁她们一起训练比赛的。
    不过,你是和你男神更熟,还是跟闺蜜更熟啊。
    张怡宁不说话,她只是笑。
    谁知道没多久,福原爱和她的小男友就举行了结婚报告会。
    看到福原爱结婚的新闻照片上穿的花枝招展的小丫头,张怡宁发了一会呆,想起自己就见过这丫头穿了一次和服呢,又想起为什么都流行尖下巴呢明明小圆脸也很好看啊……
    思绪飘忽,一个下午。
    很久之前有个记者打趣她,说喜欢福原爱吗。
    喜欢啊,她坦然的让记者都不好意思。
    别人都觉得坦然是因为张怡宁这种老干部风范的人没往别处想,其实张怡宁知道自己只是觉得喜欢这种事没什么好藏。尤其是福原爱这种,喜欢,但是不能在一起的人,又不会有结果,更没必要躲藏什么。
    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无所谓吗?
    多大点事,多少人都是这样。
    张怡宁一点也没在意。
    福原爱也不在意,有时候她整理房间看到张怡宁签名的球拍,想起那个把球往地上打的傻子,就一个人笑个没完,笑完了就去干自己该做的事。
    日子平淡。
    不能在一起又怎么样呢,心里那个位置留给她,然后时不时想起来会很开心,彼此都心知肚明对方是重要的人,也都给彼此就下了不错的回忆可以渡过余生。
    爱在那里,乖乖的,不任性。
    也不错啊。
    俏俏今天又把膝盖磕破了一个口子,不过她今天得到了妈妈一天的陪伴和一个巧克力甜甜圈。
    你看,故事的结局是好是坏,其实自在人心。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