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na远远

别的不说,只谈爱情。

婚礼进行时(我没有重复发我改了改的)

婚礼进行时
(改了以后还是跟梦中的婚礼对不上,没关系那个写的就是个梦,现实接新娘怎么可能几个红包就过嘛,藏鞋在梦中的婚礼写了这里我就懒得写了,同理接新娘的路上)
      朴先生被姐姐叫起来的时候是懵的,闹钟上显示的是四点多没有错吧……就这么懵着被拽去洗脸刷牙化了妆,才清醒一点——今天是婚礼,婚礼诶……
      然后他看着镜子,突然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第一次这么希望孙杨就在自己身边。
      遵守职业习惯的化妆师忘记了一件事,朴先生是男的,他不需要假睫毛,也不需要水钻头冠和一层又一层的粉底和眼影。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化完妆,朴先生有点困,但又睡不着也不能睡,离孙杨来接他的时间又有点久,只能无所事事。
      他很仔细的整理了一遍衣服,衬衫领子要掖好,西装要平整,头发不能乱,口袋里的粉色手帕再叠一遍,玫瑰花也仔仔细细的别好。然后……他想着还是下楼转转吧,绕了一圈,大家都在忙,婚礼主管吆喝着这个喜字挂低了那边花环挂高了。也打扮好化了淡妆穿着白纱裙的小侄女扑过来要一个抱抱,他姐姐赶忙跑过来:“泰熙,先别动舅舅,舅舅穿的是白西装!”泰熙嘟着嘴有点不开心,搅了搅篮子里的花瓣,跑到一边的喜糖盒里抓了几块喜糖搅进去,准备一会偷偷打抢走舅舅的“坏人”孙杨叔叔。
      旁边的帮忙的可不知道,还在想,这韩国小姑娘当花童还很有天分。(我们这边说花童撒的花瓣里一定要有糖块,寓意反正是跟甜蜜有关,被甜蜜砸中之类的。)
      他是新郎,当然,半个新娘,所以楼下并没有他可以做的事情,塞了几个水饺就被姐姐赶上楼了。
      新娘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会想着什么,尤其是坐在新房的床上。
      当然是想床头婚纱照上笑的傻兮兮的另一位男主角,想这个马上就要来到自己身边,以后和自己睡这张床住这个房子一起生活的人。想他们过去的种种经历,现在马上就要来到面前的婚礼,和以后的以后,那个叫做未来的东西,虽然很俗套但是很现实啊。
      回忆里的孙杨,总是傻兮兮又很坚定的样子呢,哎西……
      朴先生明白自己对孙杨的感情,比孙杨意识到自己不仅仅只是崇拜朴先生把他当偶像早很多。但是朴先生的分寸和控制力惊人,所以当然还是孙杨追的朴先生。
      然而一开始,朴先生是拒绝的。
      装傻了那么多年,肯定是有原因的啊。如果真的在一起,要面对太多艰难险阻,他很清楚。对于他们来说,拥有彼此,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然而等到这个傻大个一点一点攻陷他,在那条深夜的街道突然求婚的时候朴先生才发现,舍弃比拥有难多了。
      然后,居然就要结婚了。
      就要和他拥有以后很长的未来、可以光明正大挽着手接受大家的祝福,然后就这么走完一生,相互扶持,互不辜负,只要想一想彼此,就会很开心。
      无论怎么看怎么想,都真的是好幸福的事情啊。朴先生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然而他那几个不识趣的伴郎冲了进来。
      “泰桓啊,你听没听过中国的婚俗啊。”朴先生看着他们眼放绿光。
      “什么婚俗……”话还没落几个人就冲上来把他鞋脱了,他反抗无力,一脸不解,“别捣乱哪。”
      “不要告诉他藏在哪里哦。”几个人笑的格外灿烂,“哪能这么容易就把我们泰桓嫁出去。嫁给那个混小子。”
      于是朴泰桓就只能坐在床上,听着钟表滴滴答答的转,咬着嘴唇不知所措。
      所以他当然不知道孙杨在门外经历了什么。
      孙杨到的也很早,在车里坐了一会怎么也坐不住了,他对着说话的那朵玫瑰花都被他揪秃了。
      三个伴郎只好整理完他的形象陪他进了门。
      孙杨拿着捧花乐滋滋的穿过人群,摸了摸向他撒来花瓣的泰熙的小脑袋。
      泰熙:为什么糖块总是打偏呢。
      好不容易挤到了朴先生门前,那几个韩国伴郎叽里咕噜一通韩语,反正就是不让进。
      “时间还早嘛,中国结婚不是有很多规矩嘛,堵门游戏啊,我们来玩玩吧。”孙杨看着翻译的脸,心想你不用把语气词一起翻译出来的。
      “好吧好吧。”孙杨摊摊手,把捧花放到一边的桌子上,“要做什么。”
      “팔굽혀펴기。”没等翻译翻译出这句话,大家看着贤胜哥用手撑了几下的动作就瞬间明白了,这是要做俯卧撑啊。
      李广源徐嘉余他们在后面嘿嘿的笑,也起哄让杨哥快做,然而……
      “他们说,你们也要做。”翻译姐姐指指他们,笑的比他们两个开心多了。
      “不是,什么我们……”孙杨一个眼刀飞过来,两个人只好默默趴下。
      “要做标准的哦。”被从小麦身边拉回来的宁泽涛也被要求做俯卧撑。
      “杨哥……这是……要做……多少啊……”看着游泳队的运动员都觉得有点吃不消,姐姐赶紧上来圆场,要是把新郎累死了一会谁结婚啊。
      几个人如获大赦的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贤胜哥端了个托盘走过来。
      人间还是有真情的,徐嘉余拿起一杯就往嘴里倒。
      噗!不是可乐吗?醋?!
      “不许吐哦,你自己选的,要全喝完,一杯。”贤胜哥坏笑着让翻译姐姐翻译给他。
      这次孙杨的眼刀在他抱怨之前就已经打过来了。
      好吧好吧……为了杨哥……杨哥你以后可要少加一点训练量啊……
      看着徐嘉余视死如归的样子,宁泽涛和李广源不敢动了。
      “咳咳,快选啊。”孙杨咳个没完,还不忘回头瞪宁泽涛他们两个。
      “杨哥,你选到了什么啊。”李广源憋住笑问他。
      “……酱油。”生无可恋,“加了芥末。”
      不能笑,不然会被杨哥打死的。李广源跟默念心经一样努力让自己憋住。
      “宁,宁,选第二杯,是可乐……”小麦很小声的提醒宁泽涛。
      “小麦你不能透题啊!”李广源表示不服气,有媳妇当内应了不起咯。
      “李广源你快选吧,话这么多,自己不选。”宁泽涛一脸幸灾乐祸,“……媳妇,你确定这是可乐。”
      “我说的是左边数第二杯……”小麦觉得自己很无辜。
      这下没人能阻止李广源笑了,可是,喝可乐笑,真的会呛到的。
      “小麦……刚刚我喝的是什么啊。”宁泽涛喝着小麦端过来的水,还是有点想吐。
      “醋加可乐加酱油加果汁加料酒加味精加……”宁泽涛看着板着手指认真数数的小麦心里有点难过。
      “好了,接下来,新郎,你知道新娘……啊不,新郎的生日吗。”
      “九月二十七啊。”孙杨可是朴先生头号迷弟。
       “所以,这里有27根彩线,你要把它们都理清楚,然后在红线上穿过九根针。”翻译姐姐跟着磕巴的伴郎停顿了一下,“还要边解边唱歌。”
      这个过程没有伴郎嘲笑他杨哥,因为他们也有任务,要在27秒之内喝完一罐果汁,本来说是汽水,不过一会婚礼上伴郎都在打嗝这个场面就不是很美了。
      27秒内喝不完怎么办啊,重喝啊。直到新郎穿完针。
      徐嘉余等人:本来以为只是来帮忙,当个伴郎看个热闹起起哄祝福一下,结果……
    朴先生听着门外很热闹,又不能出去,只能望眼欲穿。不过孙杨唱歌还真的是挺好听的……为什么我总是一大声就破音呢……
    朴先生继续胡思乱想,直到,门被推开。
      真好。
      只要看到你,就会莫名心安下来,真好。
      孙杨在朴先生面前付出了8个红包,完成了最后的找鞋环节。
      这次没有伴郎帮他,贤胜哥他们也没打算再为难那几个瘫在沙发上的伴郎。
      甲鱼:杨哥太不容易了……抱得美人归真是太不容易了……
       李广源:要死了要死了真是要死了……
      宁泽涛:啊有小麦给擦汗……
      别问我为什么有个行走的荷尔蒙画风不一样。
      单身狗跟恩爱狗的画风不会一样的。
      就像床上亲上的那两个……
      哎哎哎怎么突然就亲上了。徐嘉余他们表示没眼看。
      朴先生也晕晕乎乎的。
      挎着父亲的手走向孙杨的时候,朴先生想起刚刚和孙杨牵着手下楼走上婚车,十指相扣的感觉,有种安稳的踏实感。他一直是一个没太有安全感很敏感的人,而在孙杨身边的时候,好像就会很安心。
      婚礼的全程朴先生也还是很紧张,听着司仪讲话,爸妈讲话,手心里都是细密的汗。
      切蛋糕的时候,就像又回到了仁川亚运会那年,朴先生脸上的奶油和孙大白啃秃了的中指,在今天也是很配。
      只是,多了一个缱绻的吻。
      孙杨为他带上戒指之后特别孩子气的说:“终于把你套住了,以后都不会离开了吧。”
      看着眼前人,朴先生终于红着脸很轻的说了一句:“不离开。永远都不会离开了。”语气很认真。
      甜言蜜语是很容易的事,只有陪伴才是最珍贵的承诺,早晨的早安吻和夜晚的晚安拥抱,敌得过一切情话。
      孙大白把自家媳妇搂到怀里,用现在唯一记得的韩语念他名字,一遍一遍。虽然,发音还是有点怪怪的吧。朴先生眼眶有点酸。孙杨总是说,他最喜欢朴先生,朴先生的名字也喜欢,笑容也喜欢,什么都好喜欢啊。
      其实……我也喜欢你呐。并不比你差,虽然现在可能不像以前,游不过你了,但是喜欢你的心情,不想输给你。
      就来比一比吧。
      永远的竞争对手。
      라이벌 아니야
      当然,朴先生敢在孙大白耳边用这种语气说话,就要做好准备……
      承担一些后果。
    “쑨양 라이벌 아니야  그 는 나 쁜 놈”
(表示洞房花烛夜写了但是好羞耻又删掉了)
(晚一点应该会更南海有鲛人和Parky如是说,如果我上完课还没有累死的话)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