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na远远

别的不说,只谈爱情。

婚礼进行时


      朴先生四点多被叫起来的时候是懵的,懵着被拽去洗脸刷牙化了妆,才清醒一点——今天是婚礼,婚礼诶……
      然后他看着镜子,突然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第一次这么希望孙杨就在自己身边。
      然而遵守职业习惯的化妆师忘记了一件事,朴先生是男的,他也不需要假睫毛头冠和一层又一层的粉底和眼影。所以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化完妆,朴先生有点困,但又睡不着也不能睡,离孙杨来接他的时间又有点久,只能无所事事。
      他很仔细的整理了一遍衣服,衬衫领子要掖好,西装要平整,头发不能乱,口袋里的粉色手帕再叠一遍,玫瑰花也仔仔细细的别好。下楼绕了一圈,也打扮好化了淡妆穿着白纱裙的小侄女扑过来要一个抱抱,他姐姐赶忙跑过来:“泰熙,先别动舅舅,舅舅穿的是白西装!”泰熙嘟着嘴有点不开心,搅了搅篮子里的花瓣,跑到一边的喜糖盒里抓了几块喜糖搅进去,准备打抢走舅舅的“坏人”。
      旁边的帮忙的可不知道,还在想,这韩国小姑娘当花童还很有天分。(我们这边说花童撒的花瓣里一定要有糖块,寓意反正是跟甜蜜有关。)
      他是新郎,当然,半个新娘,所以楼下并没有他可以做的事情,塞了几个水饺就被姐姐赶上楼了。
     新娘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会想着什么,尤其是坐在新房的床上。
      当然是想床头婚纱照上笑的傻兮兮的另一位男主角,想这个马上就要来到自己身边,以后和自己睡这张床住这个房子一起生活的人。想他们过去的经历,现在马上就要来到面前的婚礼,和以后的以后,那个叫做未来的东西,虽然很俗套但是很现实啊。
      朴先生明白自己对孙杨的感情,比孙杨意识到自己不仅仅只是崇拜朴先生把他当偶像早很多。但是朴先生的分寸和控制力惊人,所以当然还是孙杨追的朴先生。
      然而一开始,朴先生是拒绝的。
      装傻了那么多年,肯定是有原因的啊。如果真的在一起,要面对太多艰难险阻了。拥有彼此,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然而这个傻大个一点一点攻陷他,等他突然求婚的时候朴先生才发现,舍弃比拥有难多了。
      然后,居然就要结婚了。
      就要和他拥有以后很长的未来、可以光明正大挽着手接受大家的祝福,然后就这么走完一生,相互扶持,互不辜负,只要想一想彼此,就会很开心。
      无论怎么看怎么想,都真的是好幸福的事情啊。朴先生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然而他那几个不识趣的伴郎冲了进来。
      “泰桓啊,你听没听过中国的婚俗啊。”朴先生看着他们眼放绿光。
      “什么婚俗……”话还没落几个人就冲上来把他鞋脱了,他反抗无力,一脸不解,“别捣乱哪。”
      “不要告诉他藏在哪里哦。”几个人笑的格外灿烂,“哪能这么容易就把我们泰桓嫁出去。嫁给那个混小子。”
      于是朴泰桓就只能坐在床上,听着钟表滴滴答答的转,咬着嘴唇不知所措。
      直到,门被推开。
      真好。
      只要看到你,就会莫名心安下来,真好。
      婚礼的全程朴先生也还是很紧张,以至于到最后,他都记不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只记得孙杨为他带上戒指之后特别孩子气的说:“终于把你套住了,以后都不会离开了吧。”
      看着眼前人,朴先生终于红着脸很轻的说了一句:“不离开。永远都不会离开了。”语气很认真。
      甜言蜜语是很容易的事,只有陪伴才是最珍贵的承诺,早晨的早安吻和夜晚的晚安拥抱,敌得过一切情话。
      孙大白把自家媳妇搂到怀里,用现在唯一记得的韩语念他名字,一遍一遍。虽然,发音还是有点怪怪的吧。朴先生眼眶有点酸。孙杨总是说,他最喜欢朴先生,朴先生的名字也喜欢,笑容也喜欢,什么都好喜欢啊。
      其实……我也喜欢你呐。并不比你差,虽然现在可能不像以前,游不过你了,但是喜欢你的心情,不想输给你。
      就来比一比吧。
      永远的竞争对手。
      아니 경쟁자 들.(不是竞争者)
不知道为什么好喜欢桓桓掰着手指说不是竞争者的语气啊。
这是跟之前孙杨视角婚礼一起写的,当时写了一半,现在已经记不起来当时想怎么写了。然后又吃了好大一只螃蟹好难受啊现在,匆匆写完,基本烂尾。。。我去睡一会。
其实还有一个版本的婚礼(我好喜欢写婚礼啊。。。)是朴先生结婚孙杨参加的样子。不过这个好多人写了在犹豫还写吗。

评论(1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