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na远远

别的不说,只谈爱情。

右手边 陆

(我知道你们比较喜欢小甜饼,不太喜欢右手边,可能我写的不太好有点无聊……但是右手边我还是执着的要写完,虽然不知道到哪里才算完)
        本来倒飞机倒得迷迷瞪瞪的孙大白在闻到海水味道时清醒了过来。揪揪身上的救生衣,我们见到水就想脱衣服跳下去的孙萌萌有点疑惑这东西的存在价值。不过他的新玩具很快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海上摩托艇,新奇玩意。可能出于对所有水上运动超群的感知力,孙大白没多久就把这东西玩溜了,他愉快的跟教练握握手,合个影,转身撒欢去了。带上个墨镜,苏出宇宙的孙杨觉得自己像是香港警匪片或者国外枪战片里帅的不行的男主。
      其实差不多,是很帅。
      录节目的地点是水上,他的地盘,于是孙大白忙的不亦乐乎,骑摩托艇后座上带妹子做任务,还顺手捞起落水的张大诗人。疯传的路透图拍的像是地下恋曝光。其实……只是作文小能手不想失去他可以交流文学的朋友。
      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原因还是因为都是运动员一起来参加节目,亦或是一起在机场接受迷妹呐喊和拥挤热情的情谊,两个人处的还是相当不错的。孙杨张着胳膊摇晃着走过浮桥刚上岸,张继科就冲着人群中最高的扔了瓶水,然后一边灌水一边想,好像我才是室内训练的项目吧……
      当天晚上孙杨趴在涵哥身上拍完照,就和他的继科儿哥哥赶飞机去了,排的满满当当的行程,连住脚都有点困难。所以尽管经济舱对于他无处安放的大长腿有点不友好,他还是和继科儿依偎着睡了一觉。面对迷妹们,他们两个同病相怜同甘共苦的革命友谊又一次得到了升华。
      如果说夏天在拥挤的人群中拖着箱子转机是很惨的事,那么更惨的事就是,你在大夏天,旁边都是人,穿着一身白色,还是长衣长裤,甚至还规规矩矩的在衬衫上打着领带,然后拖着箱子转机。这时候孙大白只能庆幸自己长得高,多少能呼吸点上层空气。
       也就是因为这忙碌的颠簸,然后迷弟孙大白错过了他爱豆朴先生的笑颜。
      一开始,朴先生去参加青瓦台的宴会,心情是有点复杂的,说不上来反正不太高兴的那种。
      他从行李箱里翻出奥运会的衣服,焦虑的把白衬衫熨了好几遍。可是到了现场,游泳队的几个人还很自然的跟他打了招呼,一切事都没什么不对劲的样子,朴先生也慢慢放松下来。其实有时候有些事看起来坏透了,也并非就真的坏透了,至少你把所有事往坏处想一想,做好所有最坏的打算,当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时,就会好过很多。
      人是要乐观的,可是多想点事情也是没错的。朴先生松了松领带,和周围的大家一样,冲着台上表演的人笑起来。
      后来孙大白还是看到了这张图。
      朴先生的笑颜真的是好看的没边了啊。孙萌萌如是说。
      而路过的傅园慧看了看她杨哥的手机屏幕,又低了低头,只是想说——白岩松说的因为衣服好看就该给金牌的国家,韩国大概算一个吧。哎,人还是抗争不过命运,有的人可以穿校园风,有的人只能穿西红柿炒蛋,我还是去找梦雪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