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na远远

别的不说,只谈爱情。

梦中的婚礼

(强行带小麦和包子cp出场)
(错误都是我的毕竟这个就看个开心)
(啊我至少开了六个小甜饼的头,然而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
(要开学了不开心,我永远看不完桓桓的RM不开心)
(我发现只要是小甜饼都比右手边受欢迎,可我执着的想把右手边写完)
(好了开看吧,爱你们呦)
      我要结婚了!孙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亮出了一口鲨鱼牙。昨天晚上他兴奋的辗转反侧,今天早上起来居然还是精神饱满,他很满意(此处傅爷脸)。
      大概是因为终于要把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娶回家了的缘故,他吐漱口水时默默想。
      床边的衣架上是今天婚礼的礼服,剪裁样式很简单的黑西装,只有袖扣上有繁复精致的花纹。孙杨平时穿运动装休闲装多一些,只有一些特别重要的场合才穿西装,他觉得这东西很不方便活动,但不得不说他穿上西装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尤其是今天,量身定制的黑色西服,把头发往后面整理一下,显得非常精神。本来化妆师是进来给他化妆的,但孙大白拒绝了。
      眼线?这东西好奇怪。
      眼影?这个……也算了吧。
      粉底?我们孙大白挺白的,可能是天天泡在水里的缘故,皮肤还特别好。
      那画个眉毛?化妆师看了看他……
      于是化妆师只给他做了发型,就去忙他妈妈的妆了。
      他整理好衣服要出房间时,瞥见床头的放大的婚纱照,笑意藏都藏不住,没忍住颠颠的跑回去,凑到照片上朴先生的嘴角吧唧一口。
      而门口的宁泽涛表示,我不该在这里,我应该在楼底……
      徐嘉余表示,我床头也有一张来着……上天保佑杨哥别想起来这茬,我回去就撕了。
      被抓包的孙大白一脸严肃,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不过三秒,又笑起来了。今天我婚礼诶,这是我老婆了,有什么好藏的。
      楼下已经有不少来帮忙的人,孙杨忙着接受大家的赞扬和祝福,乐滋滋的抽空塞了几个霍顿,啊不,馄饨进嘴里。
      捧花主体是玫瑰,很淡的粉色玫瑰和白色玫瑰,有不知名字的绿色小果子围绕着,还有星星点点的满天星。捧花用白丝带绑着,还挂了个写着“sun&park”的银色小牌子。孙杨拿起来又放下,拿起来又放下。
      “几点了,还不走啊,会不会耽误啊。”他憋了半天没憋住,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啊,他都能游十个1500了。
      觉得杨哥马上就要毁掉捧花的宁泽涛眼疾手快的抢过了捧花塞给身边的徐嘉余:“杨哥,才五点二十。再等等哈,不急不急。”
      “你是不急,你跟小麦婚礼时你最不急。”麦克沃伊正好走进来,能听懂一些中文的他闹了个红脸。
      宁泽涛见了自家媳妇还管他杨哥?于是李广源他们几个只好七手八脚的帮孙杨整理衣服,头发,领带,别上一朵鲜红欲滴的玫瑰花。
      在家里就急着走,在车上时就很犹豫,这大概是百分之七十的新郎都会有的体验。
      “会不会太早了,这就快到了?没落下什么东西吧,他们那边准备好了吗……”没人跟他说话,他就把衣服上的玫瑰花拿下来对着它说。朴先生是韩国人,在中国又没有房子,所以就用新房当了迎亲的房子。等到了新房楼下,宁泽涛看见他直翻白眼,赶紧让人把备用的玫瑰花拿来,再找个地方让他洗手。
       握着捧花穿过人群,孙杨嘴都要咧到耳朵后面了,手心细细密密全是汗,感觉参加奥运会世锦赛乱七八糟所有比赛都没现在紧张。
      朴先生两个可爱的小侄女穿着小纱裙带着亮晶晶的花环,提着个装着花瓣的小篮子在人群里跑过来跑过去,看见孙杨就扑过来把花瓣往天上撒,孙杨很小心的摸了摸她们的头。
      朴泰桓不是女人,所以只能算半个新娘,又是韩国人,本来婚礼流程能简单一大半。可是他那几个好事的队友听说了中国的婚俗,非要体验一把,也不管把自己从伴郎降格成伴娘,堵在门前叽哩哇啦说着孙大白听不懂的韩语。不过也不用听懂,要红包嘛这谁看不出来,而且这婚礼的红包要用撒的。
      终于见到朴先生时孙杨的心里乱七八糟什么感觉都有,当然最主要的感觉就是感动。他的朴先生坐在婚床上,也没有太多妆,白色西装好看的要命,还有胸口的白色玫瑰和口袋里的粉色帕子,哪里都很好看,全部都很好看。
      作文小能手孙大白竟然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词能形容这个人了。
      他就这么痴痴的看,看的本来就很紧张的朴先生连头都抬不起来了,旁边的伴郎笑的直不起腰来。婚礼总管在旁边无奈的小声说:“快找鞋了,别耽误了吉时。”孙大白才回过神来。
      以他的身高,很容易就找到了柜子顶的一只白色皮鞋。另一只呢?
      别说了,孙大白花了三个大红包才套出来,就在他刚才翻了四次的抽屉里,拿个袋子包着。找事是不是,有你这么藏的吗?!
      孙大白急得满头的汗,看着数红包的伴郎,觉得他是不是喜欢朴先生想故意破坏自己的婚礼!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娇羞的朴先生的美色迷惑,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一直懵到上台,看着挎着父亲手走过来的朴先生才想,人家结婚时新娘都有头纱,撩起来亲一下苏的不得了,孩子心性的孙萌萌表示他也想玩。不过朴先生一靠近他,他就又陷入了无比幸福的漩涡里,没心思想别的了。
      这样亲也好,方便是不是,还可以趁机多亲两下。嘿嘿。
      傻笑的孙杨被洒了一头花瓣,泰熙表示现在并不是很放心这只大型犬可以照顾好舅舅了,还特意抓起藏在花瓣里的糖块扔他,想让他回回神。
      你是不是要问宁泽涛现在在想什么?你肯定觉得他在想杨哥怎么这么傻笑的傻死了之类的对不对。
      并不是。
      我说过了,有小麦啊。
      媳妇在手天下我有的宁泽涛哪还有时间看孙杨傻不傻啊,他自己笑的已经傻得没边了。
      我只是心疼其他伴郎,哎。
      不过孙杨也没那么容易得逞的,在能亲到朴先生之前,他还要经历司仪讲话,父母感谢亲友,领导发言祝福等等环节。
      宝宝委屈,宝宝不开心。
      看着孙萌萌上身的孙杨,朴先生也笑起来,为了安慰这个身高近两米的宝宝,在切婚礼蛋糕时,他毫无反抗的让他抹了一脸蛋糕。而蓄谋已久想抹蛋糕的孙大白,又一次啃秃了自己的中指指甲。
      亲吻环节才是重点好不好!
      孙大白傻笑着看着朴先生的侧脸,小心翼翼把朴先生转过来。台下起哄的声音听起来也真是幸福啊。
      突然大家起哄的声音被巨大的敲门声打断,眼前的景象突然开始变得模糊,明明那么近的距离,却怎么也动不了,啊我好不容易等到的亲吻环节啊。孙杨用力一挣,没亲到朴先生,睁开眼睛坐起来。
      原来是梦啊……差那么一点就亲到了!
      好困啊……果然昨天晚上还是睡太晚了了。
      敲门声停下了,一直被忽视的宁泽涛直接推门进来。
      “杨哥,今天是你结婚好吧,你能不能积极一点,婚礼当天还赖床。我敲了半天门你倒是答应一声啊,我以为你逃婚了呢。”
      就是因为你小子!打断我美梦,我就差那么一点就亲到了……孙杨一边想,一边眼睛冒火的瞪着他。
      宁泽涛被瞪得不敢说话,心想我也是为杨哥好啊,这以前也没发现杨哥有这么大起床气啊……心疼朴先生。
      婚礼结束后的孙大白想,事实证明,梦是反的,比如他真的好困啊全程靠看朴先生撑下来,比如,他真的亲到了朴先生,还亲了,好多下,好多下!
(还有个朴先生视角的婚礼)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