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na远远

别的不说,只谈爱情。

右手边 伍

      在孙大白跟朋友愉快玩耍的时候,朴先生也结束度假回到了自己的国家,一大早地跑去跟朋友见面。走在路上,还有认出他的人跟他很开心的打招呼,天气不错,所以即使多等了一会,也没影响他的心情。
      “你这倒是随便,套个背心就出来了。”奇诚庸拍了拍他肩膀上的肌肉。
      “还说我,长袖配短裤是什么鬼啊。”朴先生笑起来的样子让后面一个女生倒吸了一口气。
      本来很愉快的谈话在提到早晨的新闻时变得有一点凝重。
      “关于涉及兴奋剂并受到禁赛处罚的运动员在结束禁赛期后不能入选国家队的主张,这太针对你了吧,连图都是配的你的照片。”奇诚庸愤愤不平吞下一口水,“法院和CAS不都站在你的立场这边嘛,而且你是误服好吗,性质能一样吗。再说了,别的国家又不是没有牵扯禁药事件的选手,那菲尔普斯和孙杨他们这些选手呢。”
      朴先生低着头半晌不说话,脑子里的画面跟走马灯一样过,奥运会上依旧意气风发的菲尔普斯,还有,孙杨。
      相比菲尔普斯,他跟孙杨很熟悉些,也,更相似一些。
      他看过孙杨在自己还身缠麻烦时为自己说话的视频,也看过孙杨哭着说他委屈的视频,甚至还无意中看过他的粉丝为他做的安慰他的视频。这些都是他在备战里约的时候抽空看的,那时还不知道能不能去里约,是他人生中心里最彷徨训练最累的日子,看着这些,想想那个手舞足蹈比划着让翻译跟他说一定要游到里约的大男孩,居然就这么坚持下来了。
      对于孙杨,朴先生说不羡慕都是假的。
      他没有他的勇气,他可以肆意哭泣的权利,以及,他坚实的后盾。
      他也没掩饰这种羡慕,在采访里说,他好羡慕孙杨,他有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他的赞助商,更有无论如何都支持他的国家与国民,真是……
      “呃,既然回来了,这几天有什么安排?”看他不做声了,奇诚庸挠挠头很尴尬的咧咧嘴,岔开话题。
      朴先生笑了笑,回过神来:“也没什么,在家待着歇歇。”
      又东拉西扯的聊了半天两人才分开,回到家的朴先生往床上一躺,把手机扔开,滚了两滚,最后还是没忍住,默默捡了回来。
      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的,嗯。
      网上有很多支持禁药选手不能入选国家队的人,但也有支持他的,一开始朴先生有点不想出门,把自己闷在家里,可这种事看多了,朴先生也淡然起来。只要做好自己就好了,只要更努力就不会有遗憾了,对于其他人,他是没有办法改变什么的。
      而且在25号,关于他的案子也维持了原判,这结果也不算坏。于是当相熟的朋友召唤他出去吃烤肉时,他答应的很爽快,套了件T恤就去了。
      与此同时,孙大白正把那件大红色的西装往身上套。他摸着衣服想,四年前第一次近距离见主席、合影、握手、发言时,自己好像也穿的是红西装,裤子是什么颜色来着?
      而助理哥哥在旁边扶着额头想,虽说是衣架子吧,可这红西装还真是一言难尽。摇摇头把一边花花绿绿的领带递过去,又叹了口气,这口气还没叹完,看着手忙脚乱的孙大白,突然想起来他系不好领带,又咽回去,帮着鼓捣领带去了。
      番茄在会堂前面亮完了金牌合完了影,和其他番茄一起跟鸡蛋汇合下了锅……不是,进了会堂。
      可能是因为炒熟了?正襟危坐一脸认真的孙杨选手把训练时的认真劲全搬出来了,听课认真程度堪比还没有变得油头滑脑的小学生。为了不负自己作文小能手的称号,跟往年一样认认真真的写了总结。
      不是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吗。于是我们帅气的孙大白在机场又收获了被他帅晕,明明没有那么大肺活量还一定要尖叫到地老天荒的迷妹们。
      说实话,这点朴先生该学学,总是一大声就破音,可爱的太犯规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