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na远远

别的不说,只谈爱情。

右手边 肆

右手边

      孙大白回国之后的行程排的满满当当,采访、节目轮着来,近两米的身高跟衣架子一样,换上什么衣服都挺养眼的。他很喜欢领奖时候的欢呼掌声和光芒,这几年也参加了几个节目,慢慢习惯了舞台上的聚光灯和舞台下的尖叫声。
      毕竟娄老师说过,大白杨性格里就有渴望得到关注和赞扬的成分和不许自己比别人差的好胜心。
      不过在舞台上有点小腼腆的表情,远没有在水里自在呢,有时候累了,对着这些节目,他也会觉得真麻烦,还不如游个1500。
      等下,我知道这句话很耳熟。
      结束了节目就是训练。一到训练这件事上,孙大白就秒变自觉性超级强又做事认真的职业运动员孙杨,完全没了他平日作为孙萌萌的蠢萌劲。偷懒?Nonono,他会跟你急的,就连心疼儿子的孙妈妈也拿他没治,说他傻得没边了。
      傻吗?傻得挺可爱的不是。
      然而孙大白觉得他自己不傻,在看到微博上《真正男子汉》他眯着眼睛噘嘴的路透图时,还嫌弃了一番是谁把他拍的那么傻的。旁边那张朴先生的军装照就挺好看的嘛,他们又说我追同款,戚,你追星不追同款吗。
      除了参加节目,孙大白每年都有个固定项目,回学校。第一天回来他就跑去了,提了盒月饼,一到校门口看到好多人都在学校门口站着等他,有老师,也有媒体。一路握着手听这个说一句那个念一句的往里走。看见他们为他骄傲的笑容,孙大白心里也乐出了朵花。从小老师就教我们要为国争光为校争光嘛。
      和教练校长说说话,出办公室时,有个小姑娘举了件白衣服,等在门口:“孙杨哥哥帮我签个名吧,签三个,一人撕一半。”
      孙大白的傲娇劲上来了:“一件衣服就只能签一个。”笔画特潇洒。
      下泳池给小朋友做示范的时候,孙杨游得很轻松。这是他最熟悉的环节,换气的时候看看池边的小朋友,想着自己的小时候好像也是这样的。他记得前几年回来那些小朋友叽叽喳喳的讨论他和朴泰桓的打腿有什么不同。是的没错,这些小孩真幸福啊,教练们用朴先生的前些年的比赛视频当教材,给他们讲游泳技术。也不知道朴先生的出发、转身和打腿、到边,还有他最学不来的游程把控,这些小家伙能学到几分呢。
      反正肯定都没朴先生完成的好看,孙大白默默想,毕竟朴先生是他的偶像。
      孙大白同学,你也是得了金牌被当做教材的人好吗……
      大厅里“热烈欢迎游泳奥运冠军孙杨回母校!”的红字很闪,一大堆孩子凑上来和他合影,闹闹哄哄的凑过来,又闹闹哄哄的散了。孙杨最后走时回头看了看,教练的头发都有点白了,可这里好像什么也没变。
      去武警杭州支队演讲的时候孙杨有点兴奋,他从小还挺喜欢这些的,去参加《真正男子汉》时,一穿上军装就觉得自己特别威风。嘛,小男孩嘛大多数都这样。
      对着一堆武警正开心,人家鼓完掌该他开始说话时他稍稍慌了下,赶忙低了下头。
      感谢一下大家,嗯。他一没话说就感谢,一没话说就感谢。
      “其实我从小就比较喜欢像警察、武警包括特警之类的。像那些装备啊我都特别喜欢……”他手一直不安分的动,笑眼闪着光。
      分享训练和生活的心路历程,再小骄傲一下下,其实这些天,各种活动,翻来覆去的话说了很多遍了。多到提到伤病和沮丧时,也能稍微轻松一些了。
      “在特别累的时候,我往往会想起我的对手。会想到为我付出的,我的团队,父亲母亲家人。还有在背后默默支持我的很多人,中国有十三亿人口。”他掰着指头数,憋了憋,又自己带了一次节奏,鼓鼓掌,他不太想用到旁边那个纸巾盒,“往往想到这些,自己也就咬牙坚持下来了。”
      训练特别苦,什么晒到发烧中暑,不管孙杨怎么描述,大概只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才明白。但是想想,自己的家人都在自己身后,自己受委屈时,也有很多人为自己撑腰。他还有很多伟大的对手,比如,朴先生。
      他在朴先生身上学到的不只游泳技术,还有隐忍。虽然没学到多少,还是很容易哭,很想把自己的委屈告诉大家,但他比起之前,已经有了很大的成长。
      作为一个合格的迷弟,他总是为朴先生说好话,在任何时候。他知道朴先生比他辛苦,承受的也比他多,他总想着自己现在也是有名一些了,很多名将都认识自己了,多为他说些话的前提也有了。他成功时他夸耀他,他低落时他支持他相信他。大家都知道这些,就连朴先生都知道,他早些年接受采访时也经常提起“孙杨选手总为我说好话呢,孙杨选手喜欢我,很感谢他。他也真的很优秀……”主持人看他一夸起孙杨选手就停不下,无奈的表示这是夸朴泰桓选手你的节目诶。
      你看,没有什么付出是得不到回报的。
      孙大白循着朴先生的脚步前进直到超越他,那之后却还是没改变自己的迷弟属性,更没有踩住他。毕竟追上偶像的初心不是完全为了争个所谓的输赢,还有想要一起前进的愿望。
      不知道现在已经很白的孙杨选手说到自己在美国室外训练晒得特别厉害的时候,朴先生会不会打喷嚏。
      “过去的都让开,一切从零开始,现在我的目标是明年世锦赛,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包括更远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甚至还有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这几年的比赛在杭州特别多,大运会什么的,等等一系列……”孙大白又开始掰着指头。
      “我希望,无论输赢,是否站上领奖台,只要我,出国比赛,身披国旗,代表杭州人民和家长去比赛,就是荣誉,就是骄傲。谢谢。”他带了最后一个节奏,很“严肃”的政治课代表孙萌萌结束了自己老干部一般的演讲。
      他给自己树了很多年的目标,承诺了挺远的未来,他知道自己会去为了自己的信仰而拼命努力,他也希望,在这其中,他的隔壁泳道,都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总体来说,他对自己的演讲还是比较满意的。稿子和发挥都还不错不是吗,还是很顺畅的。毕竟我们是作文能手诶,还得过师生情征文奖诶。至于演讲里自己夸自己……自己夸自己怎么了,我们优秀着呢。
      你再看看隔壁胖胖球队还没胖起来的一直坚持为你写诗的张继科,谁说运动员都一定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
      时代在召唤!
      啊不是……时代在改变。
[我终于写完了孙大白的肆,朴先生放在伍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