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na远远

别的不说,只谈爱情。

流行性感冒

有宝宝跟我说图看不清……
# 流行性感冒
      对面的朴先生很激动的在说着什么,孙杨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生气的样子,他做什么惹朴先生生气的事了吗……
      韩语掺杂着英文和一点点中文,孙杨心里着急,什么也听不明白。
      朴先生看他没反应,气呼呼的转身就走了。孙大白看着朴先生的背影渐行渐远,觉得压抑的喘不过气来。为什么要离开呢……我不够好吗……
      他想去追,但确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无法挪动脚步。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只能张大嘴呼吸。最后鼻子异样的感觉让他打了个喷嚏,然后就不压抑了,为什么呢。
      因为梦醒了。
      因为怀里的朴先生正闭着眼睛迷迷瞪瞪语气温软的问:“你没事吧孙杨。”是生涩的中文,像大多数外国人嘴里的,语调有点奇怪的那种,偏偏他一说中文表情就很正经,反差萌这种事,有几次让队里的小师弟憋笑憋到肚子疼。不过孙杨喜欢,朴先生的一切,有什么是他不喜欢的呢。
      “没事。”很重的鼻音,更加显得他声音奶声奶气,孙杨其实不太在意自己的声音,不过他也不喜欢自己现在这种太奶了的,他觉得这样会让朴先生认为他太幼稚不能依靠。
      其实……孙杨你先把床头柜上的玩偶收一收好吗,声音什么真的没问题的。
      "你是不是感冒了。”朴先生眯着眼睛看他。凑过来摸了摸他额头,不烫。又顺着孙杨的鼻梁滑下去,点了点他的鼻尖。
      孙杨忍着痒试着吸了吸鼻子。觉得好像是这样的……
      “我给你找点药吃吧。”朴先生揉揉眼睛爬起来,伸了个懒腰。宽松的睡衣,精致的锁骨,孙大白下意识吸了口气,没吸动,还把自己呛着了。
      朴先生看着他呛得满脸通红的样子,笑的特别灿烂,眼睛亮亮的,比温柔笑着还好看很多倍。笑够了就小声念着孙杨听不懂的韩语出了卧室。
      回过神来的孙杨只觉得,头发有点乱有呆毛飞起来的朴先生,也是满分可爱。困意一下子就飞出很远。
      朴先生回来时只端了一杯水,孙大白的杯子上是很可爱的卡通形象。
      "Let's drink some water first.
I read the instructions, to eat something to take medicine
."感冒时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孙杨英语本来也就一般,这时候脑子不转,也没太听懂朴先生什么意思,傻兮兮就端着杯子冲他笑。
      “喝水!”朴先生没忍住揉了揉他的头顶,孙杨头发比他的硬,但最近长长了点,摸起来软中带硬触感奇妙。他一边揉一边想着这个傻子笑的傻死了。
      如果现在有面镜子放在朴先生面前,那么他就会知道,他没什么立场说别人,他自己沉浸在幸福里的笑容,也傻得很可爱。
      他没陪孙杨傻笑很久,他想着赶紧做点吃的给他,让他吃上药。感冒很难受的,像他们这些游泳的,抵抗力一般都不错,很少感冒,偶尔一次,那种浑身没力气还很烦躁的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干嘛都觉得别扭。
      怎么就突然感冒了,难道自己昨天晚上抢他被子了?朴先生把鸡蛋磕进锅里,听着噼噼啪啪的细碎响声,半晌才想起来感冒的人不能吃油的,好像也不能吃不太好消化的鸡蛋。
      盛出来放在一边。朴先生扶着冰箱门和冰箱大眼瞪小眼。
      水是温热的,滑过孙杨有点痛的喉咙,有一种有点舒服又有点难过的感觉。他很乖的喝完了一大杯水,蹬上拖鞋去找他的朴先生。走起路来轻飘飘的,头重脚轻,他揉揉太阳穴,想着昨天晚上不冲凉水就好了。不过朴先生的睡颜真好看啊。
      朴先生在厨房里背对着他,大概在煮粥?没开油烟机,周身都是白色雾气的男人,像天使一样温暖明朗。
      当然这种效果是要长得好看的人才行。我家Park最好看了!是不是Parky?他回头看沙发上的鲸鱼玩偶。
      众所周知,孙杨小朋友对于玩偶那都是雨露均沾的。比如挂包上的,要轮着挂,过段时间放下来歇歇,不能总跟着他奔波吧。再比如摆在飘窗上的,时不时重新排个队,也有种新气象嘛。侍寝的就更别说了,这种事情大家都不要争不要抢嘛,一个一个来。
      可Parky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平衡,独占春光好长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孙杨就特别喜欢这个脑袋圆圆的鲸鱼。眼睛黑亮黑亮的,每次把它放在一边拿起别的玩偶放在床上,他下意识就会看看Parky,然后觉得它眼睛里写满了委屈,反正就是忍不了还是你吧不换了。慢慢的没了Parky孙杨就睡得不是那么好。
      然而朴先生搬进来的第一晚,听说了这件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Parky放到了最冷的那个客厅窗台上。
      “Park……”孙杨刚想说点什么,朴先生一眼看过来他就闭了嘴,笑意盈盈的恭迎朴先生跟他同床共枕。
      没了Parky睡不好?有这样的事吗?
      孙杨总觉得沙发上的Parky笑的很奇怪,愣了会,再回头,桌子上已经摆好早餐了。
      挺多样的,但都很清淡。
      “我想吃虾肉馄饨!小笼包!葱包烩!”孙杨宝宝抗议到。
     “不行。”朴先生果断拒绝了表情看起来有点可怜的孙杨,“那些太油了。你吃了会不舒服。”
      “可是……”朴先生少见的严肃了起来,瞪了他一眼,他立刻安静下来,乖乖坐下吃粥了。
      “中午吃素鸡红烧肉好不好。”他嘴里有吃的,吐字含含糊糊。
      “Wait until you are rested.”朴先生咬了一口面包,看着有点失落的孙杨,“中午吃鱼好不好?你不是喜欢吃鱼。”
      “好!”孙杨笑起来,“不过……我可以先尝尝你那个荷包蛋吗。”
      朴先生刚把蛋夹到嘴边,泛着油光的煎蛋,粉粉嫩嫩的嘴唇……孙杨喉结动了动,舔了下下嘴唇。
      没等朴先生拒绝,他就又开口:“就咬一口。”
      朴先生其实是受不了孙杨有委屈的表情的,刚才拒绝了他好几次,这次就不忍心了,把筷子伸到他嘴边。
      孙杨特别快速的咬掉了整个圆润可爱的蛋黄,然后憋着笑看愣了下变得气鼓鼓的朴先生。
      幼稚死了!朴先生又瞪了他一眼。不甘心的把剩下的蛋吃掉,低头咬了两口面包,不理他了。
      谁做饭不一定,不过吃过饭,一般家里都是孙杨刷碗的。这次他也很利落的把碗盘叠在一起,却被朴先生拦下了。
      “I'll do it.”他接过盘子,“你去把药吃了。”
      孙杨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想起早上的那个梦。
      朴先生会跟我那样吵架吗?
      会被我气走吗?
      我不够好,他有一天不喜欢我了,对我失望了,是不是就会离开。
      他好像,从来也没说过喜欢我什么的……
      孙杨悄悄走到朴先生身后,冷不丁圈住他。
      “What?”他看他一眼,“I almost threw the bowl out.”
      孙杨没说话,下巴在他肩膀上蹭了蹭,像只大型犬。
      这是怎么了……他小声的用韩语念叨。
      “Yang?”他把水龙头关上,“Have you taken your medicine?”
      他还是没反应,就那么抱着他,朴先生就知道他肯定没吃。
      为什么?这样子一看就是没吃药。
      他想转过身,孙杨犟着不让他动。
      他只好拍拍他的手:“放开了。”
      孙杨不动。
      他想起中国有种吓唬小孩子的办法:“一,二,三……”
      孙杨不情不愿的放开了,快两米的男孩垂着头站在他面前。
      “In what way are you feeing sick? Uncomfortable don't hurry to take medicine.”他抱了抱他。
      “Do you hate me? Will leave me?”他揉了揉眼睛。
      “왜 갑자기 그렇게 생각 했 다.[怎么会突然这么想]”朴先生觉得有点好笑。
      孙杨当然听不懂,只是继续:“You never said you loved me.”
      “啊?”朴先生不明所以,就为这个?这种话难道要天天说啊……他脸一热。
      “I like you.我喜欢你。나 는 당신 을 사랑 한.[我爱你]”好热啊……朴先生现在比较想变成一只鸵鸟,这种话这样说好奇怪……他知道孙杨听不懂韩语,最后一个发音还是故意含含糊糊的。
      孙杨把他搂进怀里,十几厘米的身高差这样的动作特别和谐:“我做了个梦。”
      “唉西,就这样啊。”朴先生把头埋在他胸口笑的放肆。
      “Sun's never heard of Chinese old saying?”他拍了拍他的背,“梦是反的。”字正腔圆。
      ……
      “我想吃这个park!park!”
      “我好累啊你的腿借我躺一下嘛。”
      “Park等我好了我们去这个地方玩吧。”
      “Park……”
      每次朴泰桓想拒绝什么,孙杨立马一副我是病人还是你的爱人你好意思拒绝吗的表情……
      被孙杨一把搂过去当抱枕时,他就后悔表白了。啊早知道怎么也不说啊……
      “你,真的不会讨厌我吗……”直到那种表情又突然出现在孙杨脸上。
      “怎么又问!”他打他一下。
      “不放心嘛,谁娶了个漂亮媳妇不要担心一下啊。”孙杨憋着嘴,感冒的鼻音未退,还是软软的。
      “에야 아니다![才不是!]”朴先生有点炸毛,看了看他,叹了口气。
      “啊…… 너 한테 빚 는 다[欠你的]”他突然坐起来,“I love you.As well as……我很在乎你,我想要跟你在一起很久,永远都不会有放弃的念头。”
      孙杨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感冒才头昏脑涨,一定不是被幸福砸晕了头,掉进了朴先生的眼睛里。

评论(2)

热度(54)

  1. 见她如见我Rayna远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