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na远远

别的不说,只谈爱情。

右手边
[我就是随便写写,错误都是我的。]

        飞机腾空的时候,朴先生默默带上了耳机。
        缓慢,英文歌,挡不住发动机的噪声。
        他皱了皱眉头,想着马上就要回到的自己的国家,曾经给过自己支持的国民。他要面对的没有网上写的那么吓人,但也绝对不会很好过。就算别人的话都不听都不管,至少自己的心,就过不去。
        那么努力艰难的训练,费劲周折要求出战,请求机会,说着自己一定会做到一定会东山再起,结果搞成这个样子。最难过的其实是朴先生。他热爱这项运动,所以不愿放弃,他也热爱自己的国家,想要像其他运动员一样为自己的国家争光,尽管看到别人再多的不仁慈,他也觉得是自己该做的更好,觉得自己愧对了所有人。
        他依旧笑着接受了最后的采访,笑的像以前一样温柔。但是有点艰难。结束采访时他长出了口气,觉得自己像是像是在25米泳道游了一天一样精疲力尽,比那还累,因为这不仅是身体上的不适。
        他耳机里的歌换了一首又一首,英文歌,韩语歌,嘈杂的,安静的,没有一首歌词他听得清。他在想事情,想很多事情,然后在一团混乱中疲惫的睡去。
        醒来的时候,耳机被别人取下了,头顶上是微弱的灯光,窗外面是一片浓重的夜色。
        周围很静。大多数人在沉睡,旁边不远有个男孩在看视频,他无意中瞄了一眼,就缩了回来。是游泳比赛。他的心脏紧缩了一下。
        这种时候,很容易让人有种时间静止的错觉。要是时间真的静止就好了,就不用面对一切了,朴先生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但是总要面对的,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要更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在媒体面前说的想要参加下一届奥运会,想要再次赢得奖牌和掌声,就算因为身体和各方面原因要退役,也想要在掌声中谢幕。
        他不是说着玩玩而已,他真的想。
        他攥了攥拳头,想着刚才的梦。自己又站上了领奖台,金牌的光泽刺得他眼睛疼,但他开心的要命。
        他身边是那个中国的大男孩,一直盯着他,眼睛里闪着炽热的光。
        合影的时候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搂住他。
        Park,我没游过你,我会继续努力的。不过是你站在这里,能跟你同场比赛,我也真的很开心。恭喜你。他没哭鼻子,眼神很坚定,大概因为急切,中文英文磕磕巴巴的连说带比划,也难为朴先生听的懂,大概是在梦里的缘故?还是他们已经习惯了即使语言不太通,也能交流?是有点奇怪,有时候朴先生看看孙杨,就能明白他的想法。
        孙杨选手喜欢我。孙杨选手从小拿着我的照片当偶像。其实有这么个小粉丝,朴先生内心也是有点小骄傲的。
        那个当年别别扭扭又执着的跟自己合影,偷偷模仿着自己的泳裤毛巾耳机姿势甚至是衬衫毛衣的大男孩,输了哭赢了哭的哭包,上了岸笨笨的得了冠军捋国旗都捋不顺的人。
        一步步游到自己身边,走上自己身边的领奖台,甚至变得比自己还优秀。从自己握住他的手给他加油,到他高高举起他的手,从以他为目标追赶,变成被他追逐着。他真的一点一点成长起来。
        朴先生最感动的是尽管他都超过自己了,还是像最早喜欢他时一样,那个在注册处突然窜出来害羞的要求合影的他,把朴先生吓了一大跳。
        有这么可爱的对手,在全部方面都很契合的朋友,真的很希望有机会再跟他比一场,或者一起在相临的泳道游一次也好。
        所以朴泰桓,要更加努力呢。
        睫毛抖了抖,平稳的呼吸声划过微扬的嘴角。
       孙杨打了个喷嚏。又转过去游了一个来回。他想打败霍顿,特别想。
        要是Park在就好了,前程追着他的速度跟着他的节奏,会省力很多呢……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