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na远远

别的不说,只谈爱情。

水族馆的Parky如是说 4


几个人跟着梦梦姐学了几个简单的手势,新奇的不行,乐呵呵的用小鱼勾引我们做那些基础动作,这种没什么技术含量还能骗到小鱼的事,我们当然是乐意做的。看这些鱼唇的人类没见过市面的样子也真是好笑。不过……你们把鱼桶拽过来不行吗,跟往返跑游戏一样一趟一趟跑的傻颠颠的,我看着你们也是觉得real累。
趁着傻大个跑去拿鱼的空闲,我往男神怀里拱了拱,他环住我摸摸我的头。
男神还是爱我的,我咪咪眼睛,那再抱……
男神你别看他了你看看我吧行吗。生无可恋脸。
“你把手这样举起来,喊他。”Park很认真的教傻大个。
“Parky。”秧歌同学人高马大,做起这个动作倒是有模有样,不过谁要理你啊,我扭头想要游开。
“Parky。”男神看似温柔实则严厉的喊我,好嘛好嘛。
我挺起身子往上抬起,点了一下他的手心。
他又在空中画了两个圈,我看了眼Park男神,他笑着冲我扬了扬手里的小鱼,我转了两个圈。
“孙杨很厉害呢。”Park给了我小鱼。
“Parky才厉害,来,奖励你一个大的。”孙杨挑了条最大的小鱼抛给我。
孙杨才是他的名字吗?总感觉有点耳熟。我偏头看他,小孩子一样受宠若惊的表情,Park则在一边笑得很开心。
旁边一阵惊呼声,Cindy这家伙就是爱出风头。
我们是白鲸好吧,海洋动物啊,没事干总喜欢往岸上跑还总拿这个博关注就不好了吧。我撇撇嘴,看那几个女生围着趴到岸上的Cindy大呼小叫,你们看着点后面的鱼桶好不好她在偷吃诶。
“她在偷吃鱼啊哈哈哈。上岸来吃鱼吗小家伙。”终于发现了啊你们,不过对着比你还高的Cindy你是怎么喊出小家伙的啊妹子,还不快点制止她,给我省点啊喂,“我的Cindy真厉害。”
“Coco就不太爱理我。”长发女生有点失落的样子。
“没有了。”
真,厉害。哪里厉害啊偷吃也厉害吗呜呜,我的鱼。
“我们Parky也会。”孙杨别过头跟那两个女生炫耀,“来Parky来做一个。”
我当然会,不过这种事有什么好做的啊切。
“他不太喜欢,平时也不太做。”Park男神看看我。
“哦。”孙杨同学“可是他刚才不是上来了。我腿还有点疼呢。嘿嘿。”你腿还疼刚才往返跑拿小鱼还跑那么快,哎这个人又往我男神身上凑了,你们说他讨不讨厌。懒得理他。
岸上的人开始说话。
一有小鱼大家就集中过来,看一看大概喂完小鱼,自然就散了。
Cindy晃晃悠悠的沉浸在被温柔妹子亲了又亲的喜悦中,被我一尾巴甩的不知所措。
“你干嘛嘛。”
“刚才他们说选,选什么啊。”我还没搞懂状况呢,吃完小鱼,当然就记起来要问。
“我听梦梦姐跟我说了,他们是明星,好像是来拍个什么节目,选搭档嘛,就像你和Park男神,我跟梦梦姐这样,会一起训练吧。”
“不是新来的驯养员啊。我们要上电视?”
“好像是这样,真可惜,只待几天就走,选了你的那个帅哥还挺好看的,梦雪姐也好温柔好温柔。”Cindy呼吸孔里好像冒出了粉红色的泡泡,是我的错觉吧还是水太脏了啊。
她就这么荡漾着游走了。
只待几天啊,那那个叫孙杨的傻大个应该抢不走我的男神的,嗯。

水族馆的parky如是说 3

1 2

Park只是冲我笑了笑,就冲梦梦姐他们走过去了。

见了面不给条小鱼就算了,居然都不怎么理我,你不能仗着你是男神就这样啊Park。

我有点点郁闷,男神你不安慰下我吗。

结果一回头……

哎哎哎那个秧歌,你别那么看着我男神行吗,我刚才还给了你个安慰的亲亲,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回个头你就对着我男神傻笑开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真是。

两个人在说话,那个傻大个不知道说了什么,我Park男神笑得比往常还要温柔。我往那边游了游,使劲往上一拱,滑到岸上,准确的撞上了那个傻大个,穿过了正在说话的两个人。

“哎呦。”傻大个跌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样子有点好笑。男神和梦梦姐都很紧张的去扶他,那个长头发的女生也想扶他,被笑得正开心的短发女生拉住了。

“杨哥身体好,摔一下没事的,你急急忙忙的这地这么滑再摔着。”就是嘛,他看起来那么高高壮壮的……

等下,现在抱着我男神不撒手的不是傻大个还能是谁。你就摔了一下半个人倚在我男神身上有点过分了吧你。我我我我我,我是想分开你们两个,居然帮了那个傻大个,刚见面就跟我男神身体接触……

“Parky!你干嘛,今天这么皮。”男神居然凶我,还瞪我,嘤嘤嘤。我想叫一声反驳他,不过看他难得那么凶的样子,叫到一半声音就弱了下来,灰溜溜的滑回水里。

Cindy!你不要带着大家在那边笑!我有样学样的瞪他们。

“没事了,我就摔了一小下。”秧歌同学你就摔了一小下能不靠着我男神了吗,“再说了,他肯跟我闹也说明他挺喜欢我的嘛,他肯定也是不小心的。”哼唧。

“是了,他平时挺乖,就是粘人了点,一般不这样闹的,应该是也挺喜欢你。”男神夸我乖来着诶,嘿嘿,不过我很有原则只粘你的,男神。至于那个傻大个,本来我是挺喜欢他的,可是他看你的眼神总让我觉得有点不舒服……

“那我就选它吧。”傻大个指指我,回头看着梦梦姐。

等会,选我,选我干嘛。诶诶诶,他们几个说得很高兴,完全没人理我。

选我干嘛啊,我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

不过,我看见他们几个人都去后面的小桶里拿了小鱼,吃这种事当然要积极一点对不对。我赶紧游过去。

“一下子就吸进去了呀。”那个长头发的女生看起来也很温柔。我吃完她手里的小鱼,给了她一个亲亲。

女孩子脸红的样子也是狠可爱呢……

不不不。她旁边那个女生脸也有点红,现在看起来……有点生气的样子。

我赶紧躲到水里,顺便凶狠的抢走了傻大个手里的小鱼。

“小吃货。”男神拍了拍我的头。

什么吃货嘛,对美食,一定是要保有一颗热爱的心。嘻嘻。

 

 

(原耽)当温开水遇见苏打水

写不出同人就来挖原创的坑,挖坑小能手就是我。
1.我没遇见所有的不平凡,就遇见了你
    开学那天,日头很大,树上的蝉没完没了,一点也没个秋天的样子。
    温博文本以为九点报到,八点来就已经很早了,可是看着离校门还有几百米就堵得严严实实的街道,他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密实的车流中穿梭着搬行李的家长,车根本走不动,温爸爸只好把车往边上一停,大家都下了车。
    “余青,来来来,把褥子被子枕头拿上,小心点别掉了。小李,你拉博文的行李箱,还有这个,暖壶别忘了,扔收纳箱里一起拿着吧。”温妈妈一身利落的黑色套装,冲着后备箱对自己的弟弟和助手吩咐。
    “妈……”我拿点什么吧……可惜他话还没出口,三个人就风风火火的走出去了。
    他爸习以为常,慢悠悠的把车锁上:“我们走吧。”
    越到校门口人越多,整个广场都是来来往往的家长和学生。温博文很艰难的四处看,可是早就看不到李叔叔他们的影子了。一回头,他爸一点也不急,带着标志性的温和微笑,站在校门口,正跟一个认识的人寒暄。
    “赵叔叔。”温博文长得很书生气,眯着眼睛笑起来的样子和他爸如出一辙,温和有礼又不易靠近。
    “呦,博文,是了,你也考上了一中,我都不记得了。”他向后招手,“琪琪,来,博文哥哥,你们小时候还一起玩过,记得吗?”
温博文依旧笑着,只是看到赵叔叔身后那个涂着烈焰红唇的姑娘,嘴角也有点僵。
他记性很好,记得小时候,妈妈忙工作,奶奶身体不好,有时候只好跟着爸爸去医院,一呆一整天,从来不哭不闹,就趴在办公室隔壁休息室的台子上看看书,或者乖乖的站在护士站,那些护士姐姐会给他很好吃的饼干,虽然还很小,他也会帮一点点力所能及的忙,所有人都夸他是个小大人。赵叔叔的女儿跟他同岁,比他小一些,有时候也会来她爸爸这里,就会被托付给他这个稳重的小哥哥照顾。
只是,当年那个穿着小纱裙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女孩,和眼前这个穿着破洞牛仔裤满头铆钉的姑娘,温博文实在是找不到什么重合点。
    “呵呵,小女孩,越长大越不愿意说话了……博文,你和琪琪以后多互相照顾着点啊。”赵明成有点尴尬的笑笑。
    “肯定,博文是个男孩子嘛,让琪琪有事就找他。”
    也就二十分钟吧,温爸爸的手机震了震:“你妈让我们去找她。唔……你分在20班……宿舍在,在2号楼,222宿舍。”
温博文听着这一串2觉得有点头晕。
校园很大,而且布置规划的花俏而不合理,温博文跟他爸绕了好大一圈才找到宿舍楼。222在第二层的最东边,挨着洗漱间,他们从西侧的楼梯上来,穿过整个幽暗狭长的走廊才看到。
    宿舍的门是老旧的木门,刷着颜色奇诡的绿色油漆,上面的把手被人天天摸,磨得很光滑,但是依旧有着难看的锈色。他推开门,走廊没有光,但刚刚粉刷过的墙壁映得里面很光亮,除了飘飞的灰尘,一时什么也看不清。
    “靠门左侧上铺为一号床……下铺二号……我是,八号。”他看着自己的被子放在靠门右侧下铺,又看看门上贴着的纸条,核对过后,心想幸亏不是从右边开始排,不然连床号也是2。
    下意识看向自己的对床,二号床上坐了个看起来痞里痞气的男孩,黑黑壮壮的,一脸不善。他头疼了下,不知怎么突然想起赵叔叔那个女儿来,他不是很喜欢这种看起来不太正经的人,没想到要跟这样人做舍友,想想就很麻烦。
    整个房间只有那个男孩和温博文,他妈妈舅舅都不在,他爸爸在外面打电话,没有进来,与人交际这种事他自小就不那么擅长,找不到话开场,就只能让空气继续安静下去。再看一眼,爸爸也不在门外了,他只好转了转身,在自己床脚坐下。
门晃了下,进来个人。温博文一直低着头,看见进来的男生脚上穿着他一直想买的那双鞋,才抬起头来。
    男生侧脸的轮廓很好看,鼻子很英挺。他正拿纸擦着手上的水,头发有点乱,看见温博文,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笑了笑。
    温博文下意识点了下头:“嗨!”
    “嗨。”男孩的正脸让温博文有点失神,白白净净带着英气,眉毛、嘴唇的弧度都很完美,尤其是那双桃花眼,黑黑亮亮的眼眸,认真地盯着你,看一眼就好像要陷进去。其实他不知道那是不是叫桃花眼,桃花眼是不是不那么圆?杏核眼?眼尾上挑,还是丹凤眼更合适?
    他摇摇头,觉得一定是因为这一串2的诅咒,自己今天真的挺2的,居然觉得一个男生漂亮,还这么正经的思考一个男生的眼睛到底该是哪一种。
男孩在跟床上的男生说话,温博文只好又低下头,刚刚没什么,这会突然觉得有点别扭。好在没一会他妈妈也回来了,跟他抱怨了一句天真热,就开始指挥着他舅舅摆放他扛进来的一个灰色铁橱子。小李叔叔跟在后面,提着两个白色的大袋子,他瞄了一眼,是被罩之类的东西。
“这个是电话卡,记得常往家里打个电话,别让你妈着急,饭卡别丢了,好好吃饭啊。”他爸爸把两张卡递给他,他收到口袋里。
“你爸排了好长的队呢,让他上来陪你非不听。”
随着他们进来的还有一对男女,温博文猜大概也是家长。男的一看就是商人之类的,一身西装,表情严肃,女人很漂亮,那双眼睛尤其美,淡淡的妆让她看起来很年轻,尽管没有笑,但眼角眉梢都可以看出她是个很温柔的人。没多大的宿舍,地上两个大行李箱两个铁橱子,再加上暖壶脸盆还有别的行李,九个人一站,的确有点拥挤了,转身都不容易,还是要收拾东西,温博文和他爸这两个不被他妈允许动手的人就一起被赶到走廊里站着。
他爸不是话多的人,他也不是,于是就只能沉默地站着,刚好能透过刚刚被擦试过的门心玻璃,看见他对面的床上,刚刚跟他打招呼的男生正在帮漂亮的妇人挂蚊帐,两个人很像,那这么说,自己的对床,应该就不是那个黑壮的人……
他突然感到轻松和开心,他告诉自己,这是因为他看起来比较好相处而且很正经。
“文文,好好照顾自己啊。”他妈妈的速度一直值得信赖,他看着自己规规整整的床铺,跟她笑着告别。他看见妈妈的眼睛有点红,那个一向以女强人自居的妈妈,所以他忍住自己的一点难过,想让她更放心一些。
“博文一向是沉稳的。”他舅舅拍拍他,看见自己姐姐被姐夫拉到一边安慰,偷偷塞给温博文两百块钱,“千万别委屈着自己啊。”
“不行舅舅……”温博文想把钱推回去。
“跟我有什么不行的,我先下去找找车。”他舅舅瞪他一眼,转身走了。
“文文,好好跟同学相处啊。”他妈妈也冲他挥挥手,“苏于一看就是好孩子,你们正好住对床,互相照顾着。”
他点了好多遍头,才看着他们都下了楼。
苏于?哪一个鱼呢?这个名字倒是说不出来的配他,听起来很干净的感觉。
回到宿舍时,气氛很不对劲,那个痞里痞气的男生一脸怒气,嘴里骂骂咧咧的,靠在一边的脸盆架上,男人已经走了,妇人正跟那个男生说话,眼圈也是红的。
母亲都是这样吧。温博文不好说什么,又实在觉得尴尬,就蹲在自己的橱子旁边,看里面码放的整整齐齐的牛奶矿泉水,还有他妈妈贴在侧面的便利贴,写着一切东西的摆放位置。字如其人,带着一点凌厉,但看得他心里泛起暖意。
妈妈总是不顾自己身体的加班,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在意点身体……
妇人走的时候,苏于出去送,温博文站起身来,突然发现地上有血。
不多,两滴,新鲜的血液,虽然渗入了水泥的地面,但还是泛着湿润的光泽。
他正纳闷,苏于就回来了,拿着涮好了的拖把。
“……你没事吧。”温博文让开身,没忍住,他从来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老成谨慎比较适合用来形容他,但这次他就是忍不住想要问。
苏于没说话,只是安静地摇摇头。温博文很仔细的端详他,从头到脚看了一个遍,确定没有哪里像是流过血,才放下心来。处理完那一点血迹,苏于仿佛看不见他,把拖把放回原处之后,就抱着书包坐在床上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温博文觉得失神的他就像个漂亮的人偶娃娃,好像一动就要碎掉了,于是他莫名感到很紧张,也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集合的哨声响起,温博文才有勇气开口:“一起走吧,该集合了。”

学霸怎么也谈恋爱了

1
    A班的孙杨喜欢隔壁国际班的朴泰桓,是整个Y中人尽皆知的事。
    毕竟他光明正大地做了所有迷弟该做的事情。
    比如总是站在人家班门口偷看啊,好吧其实那直勾勾的眼神和偷看也没什么关系。没事干就四处打听他的消息和喜好啊,原来Park一次能吃160个寿司?然后经常去朴泰桓喜欢去的那家学校门口最大的寿司店求偶遇啊,吃到老板都认识他了。听说park报了游泳小组也利落得去要了张申请表来。虽然没被分在一个组,但是在更衣室遇见之后总是故作若无其事又很殷勤的打招呼,有时候过于炙热的眼神让一向淡定的朴泰桓都有点不舒服。之后有一次太激动在还没很熟悉的时候,突然让他妈去买了个蛋糕送到学校门口,捧个大蛋糕去给人家庆了个生,搞得人家同学班主任一脸懵。
    然后大家都知道孙杨是朴泰桓的迷弟了,朴泰桓也知道了,一来二去,慢慢的认识然后熟悉,有时候还能英语韩语中文手语轮番上地聊上几句。
    “下雪了啊,那我今天不回去吃饭了。”孙杨趴在走廊的窗户往外看了一眼,不自觉就开始往隔壁国际班里瞟。
    “Park,Park……Park!”他在门口喊他,“你有事吗?出来陪我聊聊天吧。”
    朴泰桓看了他一眼,就放下手里的书走出来。
    “你今天,没回去吃饭?”朴泰桓说中文的语气比韩语还要温软一些,因为没有那么熟练,所以说的比较慢,认真的样子很可爱,看的孙杨不自觉微笑起来。
    “没,太冷了,懒得动。”他往暖气边上一靠,两米的人像个小朋友。
    “哦……”朴泰桓看了看窗户外面。
    “你不去食堂吃饭?”孙杨怕风吹到他,特意把窗户关了。
    “不去了,吃了点面包,正好拿了本书,就想看看。”
    “哦哦。”孙杨眼珠转了转,找点什么说呢, “你们班那个澳大利亚转学生这两天怎么不见了。”
    “违反校规校纪,被赶回家了。”他笑笑。
    “最近被赶回家的好多啊,我们隔壁宿舍有个人抽烟被抓了。前天还有个因为笔被拆了闹着玩结果真打起来还动了刀子的。真是出格。”孙杨掰着手指数,发出啧啧的声音。
    “谁还没干过点出格的事,我还染过发呢。”朴泰桓说着自己就笑起来。
    “我看过张照片,就是你染着红头发,别人发给我的,我当时也想染,不过想着,我要是染了,还染个红色,老董可能要开除我吧,学校还要不要呆了。”孙杨挠挠头。
    “你还怕被开除?你上次被抓和学姐早恋那事你倒是不怕。”朴泰桓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雪花,没什么表情。
    “别提了……当时我有点后怕,想着我好不容易考进来,万一被开除……幸好只是留校察看。”他吐了吐舌头,有点可爱。
    “好不容易?你可是拿了好几科的年级第一啊。”微微激动的语气掺了几个韩语词,孙杨听得发笑。
    “我初中一开始学习不好,后来努努力进了Y中,然后就想,好不容易进来了,好好学呗。”他做作地叹了口气,“你是没见我刷题刷到凌晨三点,每天每科五套卷子的时候,那时候我书上的笔记一个人顶别人七个人的,密密麻麻,现在看着都害怕。”
    “哎西,这么夸张。”
    “你还说我呢,论学霸,你才是学霸呢。你可是我偶像和榜样。”
    “……以前是,现在。别总说那些话了。”
    “哎,那事,你别放在心上。大家都知道是误会,你哪能作弊。”
    “嗯……”外面的雪更大了。
为什么突然写这个,我同桌,大学霸,被误会作弊,之后几次成绩都一掉再掉,班主任找了个由头,把她弄去了b班,希望她也能跟桓桓一样东山再起,回我们班。

南海有鲛人4

4
    孙杨幼时曾随母亲去外祖家,外祖家在南浦,临着南海。
    家里有不少同他年纪相仿的其他兄弟姊妹,夜晚乘凉,外祖母就坐在一把手工很细的大竹椅上,给他们讲故事,说南海水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
    有个妹妹说,那可不就是长着鱼尾的怪物吗?多吓人啊。外祖母摸摸她的头,说鲛人性情很温顺。
    孙杨低着头想,有鱼尾巴,可以在海里和大船赛跑吧,一听起来就是很厉害的事。
    我要学会凫水,去和鲛人做朋友!外祖母只是笑。
    孙杨可没把这当玩笑话,次日清晨,洗漱完,他躲开出去倒水的侍女,就自己跑去了海边。
    少爷丢了,这可是大事,急坏了一家人。午时有个渔民将他送回来,说是今天归航时,在沙滩上看见个人躺在那里,近了一看,才发现是小少爷,就把他送回来了。
    那人得了一袋金子,千恩万谢的走了。孙母吓得不轻,赶紧让人把孙杨抱进房间里,请了大夫,说只是溺水,没有大碍。
    灌了一碗药,傍晚才苏醒,有点咳嗽,问发生了什么,只说不知道了。
    外祖母带他去庙里还愿,念叨了一通,说是谢谢海神保佑将孩子送回来。好半天才起身,将香递给僧人。
    海神是什么?孙杨拉拉她的手。
    海神就是海之子,他能保佑渔民们出海时免受风浪,能保佑人们平安。外祖母正说着,有个人走过来,拿着一片叶子蘸了蘸瓶里的水,点在他额头正中。
    咳嗽没两天就好了,孙杨还是很想去海边,但是孙母怎么都不让了,孙杨求了母亲半天,才在一群侍女的簇拥下去了海滩。有侍女捡了一捧贝壳来逗他开心,孙杨看着海里玩闹的男孩子们,还是闷闷不乐。
    我也想跟他们一起玩。
    那可不行,这些孩子都是渔家的孩子,从生下来就长在海边,水性好的像条鱼,你不行,你要是过去了,出了点事情,你父亲可会跟我没完。
    孙杨赌气,趁外祖母不注意挣脱开她的手,往海边跑,正一个浪打过来,将他卷了进去,孙母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忙往海边跑。有侍女惊叫起来,少爷居然会凫水!

南海有鲛人3

3
    哎,那边没什么好看的。见孙杨要往那边走,韩永思突然紧张起来。这边有新开的花,我们去看看吧,那边都破败了。
    我看那丛竹子挺清雅,比这些花花草草更适合君子。孙杨笑笑。
    是,是,再往前走,也还有竹子,那边都是弃用了的杂物房,没什么有趣的。
    哦。孙杨点点头,跟着他继续往前走,饶是神经大条如他,也觉得这韩永思的古怪不太对劲。
    等他打开那扇门,他呆住了。
    他跟韩永思告了别,转身绕到巷子里,蹬了两下就翻过了墙。那丛竹子静静地,风吹过,查查的声音。隐着间小屋,确是有些破败了。
    门里有什么?有个桶。
    桶里有个男人。
    孙杨一开始以为那人在洗澡,忙捂住眼睛,反应过来,有人会穿着衣服洗澡吗?而且他好像……睡着了?这样会着凉的吧……那……叫醒他?
    再上前两步。
    天,那个闪闪发光的,是什么。
(无比短小的一节,因为打着打着都快看不清手机上的字了。我一直都是用手机更文,所以比较慢,有人会等吗?

南海有鲛人


     “父亲。”孙杨行礼落座,有侍女捧上锦帕。
      “没有休息好吗?”孙夫人关切地问,“看你眼下乌青。”
     “是,昨夜看书看的有些晚了。”孙杨咽下一口茶水,摸了摸鼻尖。
      “年轻人嘛,就是该努力的时候。”孙父很严肃的说,看到夫人责怪的眼神,又马上改口,“还是要多注意保养身体。”孙杨应了,看着碗上的暗纹,默默的叹了口气。
      他精神不太好,一顿饭食不知味。
     他昨天晚上的确温书温到很晚,但是不同于平常,入睡后,他陷入了一个很漫长的梦中。那个梦很奇怪,孙杨感觉自己被水包围,四周都是温凉的水,白茫茫一片。他模糊地看见远处,好像有闪烁着的蓝色光点,慢慢靠近,然后他嗅到一股微咸的很干净的气息,好像有什么东西拖着他慢慢浮出水面,他接触到阳光,干燥温暖,泥土的气息和青草的芳香让他好像又慢慢堕入很深的眩晕中。
      反反复复。每一次梦里的醒来,他嘴里都好像有一种咸咸苦苦的味道。真正醒来时,天已大亮,他却像一夜没睡似的。
      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他没在意,只是个梦而已,做梦不奇怪,做个怪异的梦也没那么奇怪。
      但一个人如果连着好久都做同一个奇怪的梦,这就有点奇怪了。
      “突然来访,还请韩公子见谅。”孙杨递了名帖给小厮,再迎出来的就是韩永思了。
      “突然来访,还望你莫见怪。”
      “不会不会。”韩永思摆摆手,将他迎进了书房。
      “是这样,家母生辰近了,外祖家是南浦那一带的,家母自小喜爱珍珠,我便想为她寻些珍品以表心意。”他咳了两声,“但是派人去南浦那边也没有寻到好的。韩兄的父亲上次不是进献了一箱上好的南珠……”
      “这,这……”
      看着他慌张的样子孙杨理了理袖角:“自然,贡品级别的难寻,次一点的也好,我只是想来问问韩兄,这珍珠的来路。”
      韩永思擦了擦鬓角的汗,眼神有点飘:“这……这……这是无意得到,无意,怕是也不好再寻。不好寻。”
      “我想再寻寻,还请韩兄好心告知。至少让我试一试。”其实孙杨只是觉得自己的梦大概跟韩府有关,为了来韩府,才随便想了个理由,不过看着韩永思的样子,他突然起了顽劣的性子。
      韩永思咽了两口茶水,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只说不好再寻了。
      孙杨看着他觉得好笑:“那这样啊,那就不为难韩兄了。对了,上次来也没见识下,韩兄可否带着我在府里转转,听得韩府的花园也是雅致。”
      “这……啊,可以,可以。”

本来想上来更文,结果看到了一堆什么鬼。
每天忙的不行的我真是无法理解闲的没事干的人了。

是这样的,我们语文老师今天找我。
你能不能别每次写议论文都写孙杨。
啊?不能写吗?
不是不能写,你也不能从开学到现在每一篇都写啊。
孙杨不是公众人物吗。
是啊……
我每次的立意跟孙杨都很合适啊。
可是你说每次我批你作文都是孙杨孙杨和那个韩国那个……
朴泰桓。
对,你不能每次都写啊……
我每次写的都不一样啊……
(下次我还会写的😂除了我爱孙朴,还因为我真的懒得背素材啊)
就这样吧。
昨天不开心的事到今天就已经没那么不开心了。
觉得最近自己的小抑郁有一点好转。
明天肯定是要变天了,我的腰疼的没治了还有右腿。
奉劝看到这里的尤其是姑娘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不要作自己的身体,我简直血泪的教训。
明天还有考试天啊。
红围巾cp也是很可爱呢。
希望今天晚上能睡着。
失眠快走开。

你看

奥运会之前就想写,折腾到了现在小爱都结婚了。
第一篇宁爱~
其实这是个系列文,还有獒龙,孙朴,宁麦,张傅的。
写的匆忙凑合看吧。
手机打字真的好累啊可是电脑坏了。
    “妈妈,妈妈,你看,烟花。”俏俏在窗子前面蹦哒着,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
    “嗯,很好看,好了,俏俏,该睡觉了。”张怡宁过来牵她的手,“乖乖睡觉,明天就能看见丁宁阿姨了。”
    “我很喜欢丁宁阿姨……她会给我带什么礼物啊……”俏俏听了之后特别惦记,到了快睡着了还在念叨。
    张怡宁摸摸女儿的小脑袋,关了灯出了门。轻轻合上门,转身就看见他还在沙发上看电脑。
    “在干嘛。”她倒了杯水给他。
    “看新闻。”他抬了抬头,“明天丁宁他们来是吧。”
    “嗯,我明天去看看他们,带着俏俏,你明天自己弄饭吃吧。”张怡宁揉揉眉头,坐在他旁边。
    “没问题,正好我明天也有事。你早点睡吧。”他起身去洗澡,张怡宁看了眼手机,也没应他,等他出来时,人已经睡熟了。
    “宝贝!”丁宁果然没忘记给俏俏的礼物,见了面就扑上来,两个人腻在一起说话,说的特别开心。
    张怡宁打了一圈招呼,就坐在那跟丁宁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
    “小爱这次奥运会表现还不错呢。”丁宁虽然跟她说话,眼睛却紧盯着扑到孔令辉怀里的俏俏。
    张怡宁就嗯了一声。
    “她还提起你呢,说终于活成了你,她都开始让别人球了。”丁宁笑起来,“被晓霞姐打败的时候还在那气,说走了个张魔王,又来了个李魔王。”丁宁模仿的不像,所以才好笑,张怡宁笑起来很好看,像水面上温柔的灯光。
    “姐夫今天没来送你们?”
    “他有事。”她回头看了一眼俏俏,她在那边和大家拍照,“说回来,小爱也快结婚了吧。”
    “不知道,那天还偷偷告诉我们,日本乒乓协会有点阻拦的意思,说怕她退役吧。”丁宁摇摇头,“不过你看了没,最近你们两个的cp可是炒的火热,哈哈。”
    这个张怡宁倒是看到了。
    她还看到了一篇不知道多久之前的采访,是她说和福原爱不熟的。
    不熟啊,是不熟啊,很久没联系了。
    就算是以前,也并不熟悉,小爱应该和楠姐她们更熟啊,自己一直和丁宁她们一起训练比赛的。
    不过,你是和你男神更熟,还是跟闺蜜更熟啊。
    张怡宁不说话,她只是笑。
    谁知道没多久,福原爱和她的小男友就举行了结婚报告会。
    看到福原爱结婚的新闻照片上穿的花枝招展的小丫头,张怡宁发了一会呆,想起自己就见过这丫头穿了一次和服呢,又想起为什么都流行尖下巴呢明明小圆脸也很好看啊……
    思绪飘忽,一个下午。
    很久之前有个记者打趣她,说喜欢福原爱吗。
    喜欢啊,她坦然的让记者都不好意思。
    别人都觉得坦然是因为张怡宁这种老干部风范的人没往别处想,其实张怡宁知道自己只是觉得喜欢这种事没什么好藏。尤其是福原爱这种,喜欢,但是不能在一起的人,又不会有结果,更没必要躲藏什么。
    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无所谓吗?
    多大点事,多少人都是这样。
    张怡宁一点也没在意。
    福原爱也不在意,有时候她整理房间看到张怡宁签名的球拍,想起那个把球往地上打的傻子,就一个人笑个没完,笑完了就去干自己该做的事。
    日子平淡。
    不能在一起又怎么样呢,心里那个位置留给她,然后时不时想起来会很开心,彼此都心知肚明对方是重要的人,也都给彼此就下了不错的回忆可以渡过余生。
    爱在那里,乖乖的,不任性。
    也不错啊。
    俏俏今天又把膝盖磕破了一个口子,不过她今天得到了妈妈一天的陪伴和一个巧克力甜甜圈。
    你看,故事的结局是好是坏,其实自在人心。